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笔耕园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笔耕园地

张友文:知识人的刚直(一室千灯之63)

作者:张友文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次数:239 次   更新时间:2020/6/13 文章录入:朴双

下午外出返家,马上开始写武汉日记。昨天下午在室内,今天下午在室外。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感受截然不同。骑着自行车去某中学,来回计一小时,屁股都坐肿,才晓得在家中还是舒服些,累了可以歇一会儿,可是在外面连歇脚的地方都没有。如今主干道解放大道车水马龙,想象不出武汉封城的样子,那段日子仿佛就在梦中,没有经历过的人对此也许表示怀疑。

幸好一路上没有下雨,我运气总是这么好,原来老天爷一直在默默地关照“双十一张友文”。现在武汉已经进入了梅雨季,下雨正常,等到我外出时,它就不下了,老天分明是在照顾我呢。许久以前我就开始相信“人在做,天在看”这一说,小时并不相信,甚至不相信人还会死。否则就不会从一丈多高的围墙上跳下,也不会在冰凉的松滋河里游泳,甚至追赶机帆船。

《我笔下的七宗罪》中海岩说了他怀念同事沈家铭的细节:就在沈家铭“满七”的那天夜里,据说香港厨师养的那两条从来不叫的狗,竟反常地狂叫了一夜。不少人推测是沈先生回来了。类似的神秘事件,我也亲历过:与同事提前去殡仪馆处理事宜,在殡仪馆门口竟然走错了路。昨天我们来过,熟悉路线,其时天已大亮,按理说是不应该走错路的,而且汽车玻璃上突然起雾,就更怪了。同事解释是老伙计“责怪”我们来早了,有意地阻止我们,他还不想走……

早上外出时,走到楼梯口才想起忘记垃圾,考虑到鞋子换了,鞋带也绑牢了,遂径直出门。走到外面,才知正在落雨。返回取伞,顺路把垃圾带下。第二次出门遇一同事。与他共伞一边走,一边聊,我说看到“院中园”,自然想起死去的同事。他们临死前总是坐在这里,我不时与他们聊一聊。我说这话的意思是说,人生短暂,要活得真实,不要做作或者虚伪。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教授34年前亲历过“霸座”事件。对此,港媒及时地报道了。当时香港还没有回到祖国的怀抱,影响很坏。有关部门指示刘道玉校长出面“澄清”此事,就说港媒的报道纯粹“子虚乌有”,但是刚直的他拒绝了,不久其校长职务莫名其妙地被免。后来,上级部门调他至另一所高校任校长,他拂袖而去。刘道玉校长之举让我想起了翻译家傅雷之刚,他们都是中国知识人的典型代表。

龙永图说他弟弟的孩子出生于美国,在美国接受教育。他和国内同龄的孩子一起玩,别人嘲笑他是“傻老美”,因为他不会见风使舵,不会说假话。而中国的孩子精得很,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这是谁培养的?家长培养的,教师培养的,学校大环境培养的……

“双十一张友文”事件之所以发生,就是因为有人说假话、做假证所致。至今相关部门也没给一个说法。

海岩说他之所以努力写唯美、纯洁的爱情,是因为这个功利化的社会缺少这样的东西。我就模仿着说,我之所以说“诚实”的可贵,也是因为当下缺失这一宝贵的品质。譬如有人竟然打着组织的名义说假话、做假证,甚至还盖上鲜红的大印来帮着作假。这世道!

上午在家总算做了一点正经事,那就是把海岩几部长篇小说的特点基本上弄清了。海岩的公安小说差不多都是明暗两条线,或主副两条线。主线是案情,副线是爱情,而且爱情皆因案情引发。其间爱情是纯洁的、唯美的、感人的。

早上收到某平台短信说我的账号因发布广告等垃圾信息被永久禁言。我立马申诉说广告是有的,那是微信公众号自带的,不是恶意地推广。到了晚上,平台回答我说已经解除永久禁言。我辛辛苦苦地打理平台这么久,如果真地被永久禁言,几个月的心血不是白费了么?不过,此信号倒是给我提了一个醒,把笔下的文字上传至另一平台之前,要浏览一下,不必要的信息要即时处理。(20200610)

作者张友文简介:文学博士、副教授;自诩“双十一张友文”(参评“副教授”和“攻博”各十一次)、自名“公安文学言说者”、自号“功不唐捐斋主”;出版《回望公安文学》等专著四部,受邀至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及公安实战部门讲授“公安文学”43场次,并在部分高级中学和高校进行(公益)励志讲座数场次。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1483523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