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教师专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师专访

黎明辉:山径中独行的评论家

作者:黎明辉 文章来源:张友文供稿 点击次数:219 次   更新时间:2017-12-3 文章录入:珍珠鸟


 

作者:黎明辉


【导读】当今中国公安文坛倾心致力公安文学评论的张友文,极像小说里写的那个航标工。公安文学属不属文学的一支,目前学术界迄无定论。在公安文学尚未成支,尚未走入主流之时,张友文敢于选择并不成气候的文本为自己矢志研究对象,我想他的眼光应该算是一种有远见的睿智,选择用文学评论的学术方式著书立说,为警察而歌,率真理直,青天白日,君子之事,坦坦荡荡。


山径中独行的评论家


——也谈张友文的公安文学评论


  世上有些路不是鲁迅先生说的那种路,因为走的人多了才成的路。其实世上有些路是靠一个人走出来。记得多年前一篇小说写高峡间的航标站,长年住着一个航标工,每天要去江边挑水,那面山坡崎岖寂寞,只有他一个人上上下下,日复一日足迹呈现出弯弯的山径,经年累月便成了一条路,可喜的是后来换了新航标工,这条路砌上了石梯,最后竟成了一条水泥路。

  此种人生行立的状态可以概括为一种山径独行的现象。

  当今中国公安文坛倾心致力公安文学评论的张友文,极像小说里写的那个航标工,也给这种山径独行现象提供了又一个活生生的范例。

  评说文学作品历来是读者的权利,读者以个人的角度和感受素来理直气壮,以他的话说“是以自己的眼光打量作品,用自己的心来言说。”从一个读者的角度去品读公安文学作品,从写出一篇到上百篇,使之成为一种专注专评,后来集篇成著,几年工夫已出版3本公安文学评论专著。《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盘点公安文学》三本书出自于一人之手,乃洋洋洒洒65万字,实在让人为他的累累硕果感佩不已。

  公安文学属不属文学的一支,目前学术界迄无定论。但以公安和法律为题材内容的文学作品古今中外比比皆是,这是文坛不争的事实。

  我感佩于他的理直气壮,壮就壮在惊叹他的胆识和勇气。在公安文学尚未成支,尚未走入主流之时,他敢于选择并不成气候的文本为自己矢志研究对象,我想他的眼光应该算是一种有远见的睿智,选择用文学评论的学术方式著书立说,为警察而歌,率真理直,青天白日,君子之事,坦坦荡荡。

  当今的时代,物质经济高度发达,文学已经褪去了曾经神圣的辉煌,写作不再神秘,文坛不再是唯一诞生偶像,使人顶礼膜拜的地方。所以但凡以追名逐利为目的的人早已逃之夭夭,干别的去了。坚守写作的人,都知道真正能以写作赚钱为生的,在中国没几个。因此能够选择以研究写作,并以此著书立说的人,更是寥若晨星,张友文者便是其中之一。从自知不可能得到名利这一点看,可以肯定是他理性与理想涌动的内因在驱动其行为。

  这便真有些怆然了,让我自然想起云南诗人鲁若迪基的《选择》。

  天空太大了/我只选择头顶的那一片/河流太多了/我只选择故乡无名的那条/茫茫人海里/我只选择一个叫阿争五斤的男人/做我的父亲/一个叫车而拉姆的女人/做我的母亲/无论走到哪里/我只背靠一座/斯布炯的神山/我怀里只揣着一个叫果流的村庄。

  这种发自骨子内怆然与我们同属一类人,立足之地,是发轫之处也是终生之所。张友文是警察,湖北警官学院的青年教师,他生活在警营,其妻也是警察,他非常熟悉“时时有流血,天天有牺牲”的警察,深知警察的喜怒哀乐,所以他关注警察,关注反映警察世界的公安文学,他的选择来自他对职业的倾心挚爱,他要通过他对公安文学的解读,为读者导航,为警察作家加油鼓劲,让更广大的读者了解警察,理解警察,给警察这壁大墙铸铁加钢。

  我感佩于他的钻研勤奋,勤就勤在他用农夫般的心血耕耘于理想的田野。

  评论离不开作品。中国目前有百多名致力于公安文学创作的作家,他们笔下的作品,还有非公安作家的公安涉法题材的篇什,长中短篇,加影视作品和诗歌,林林总总数量可观,张友文都需要涉猎,在广泛阅览过程中,他所花费的心血是无法计算的。他在工作之余,无数的清晨和夜晚,都潜沉在那些油墨铅印、荧屏电子文档的蝇头小字里了。需要品头论足的阅读不是浏览了事,而是需反复细读,前后比较的读,做笔记,品细节,揣摩作者表达的思想,考量把握评说的尺度。他的家里,办公室,甚至他的提包里都是公安文学书籍和杂志,吃饭时走路时他在想,如厕里睡觉前他在想某篇小说,或某个作者,或某些反映的公安问题,如痴如醉,几乎到了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地步。他说,他读作品的时间比伏案评论写作时间要多无数倍。

  张友文是个农民的儿子,从小在农村长大,栽秧挑谷,锄草拾肥,他曾是一个好把式,从大学门槛里迈出来,他躬耕的本性不移,他勤劳的品性是来自他父亲质朴的教诲:“就是大水流来的东西,你不早起,别人也抢先捡走了!”所以他的生物钟总是准点,每天中午只小睡15分钟到20分钟,每天6点之前起床,从来没给自己一个悠闲无虑的双休日。因为他还有另一方面需要准备武装,那就是吸收更多的最新的文学理论精髓——啃读经典的大师们的理论著作,他的案头常放着韦勒克、沃伦的《文学理论》、伊格尔顿的《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黑格尔的《美学》等等大部头。他说那些书卷帙浩繁,艰涩难懂,为了打通各种理论的经脉,他总要看了几遍,再做笔记,每每入神处简直连书都可以当茶叶喝了。正是这些文学理论的滋养,使他对当下公安文学作品的见解有了鞭辟入里的依凭。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709834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