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笔耕园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笔耕园地

张友文:猪尾巴是否有毛的争议

作者:张友文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326 次   更新时间:2018-1-3 文章录入:珍珠鸟


我是一名来自农村的打工仔,在一家餐馆里跑腿打杂,譬如扯毛,端盘子,洗猪下水。老板不只一次对我们打工仔说,你们要好好地工作,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我们餐馆最近推出的猪尾巴火锅,是一道特色菜,很受顾客的喜爱;同志们一定要抓住这难得的历史机遇,把本职工作搞好,盘子要端得勤,菜要洗得净,说话还要笑盈盈,年终发奖才会多几个零。

在老板的鼓励下,我忘我地工作着,始终不敢忘记自己的身分,走路像奔跑,洗菜像搓澡,努力地将猪尾巴上的毛扯得一根不剩。我知道现在客人们嘴都很刁,不像59年60年闹饥荒,填饱肚子就行,吃得不讲档次。我更清醒地意识到我的处境,有这份活儿干还是我的造化,还是托了几层关系才弄到的。因此我要倍加珍惜,不怕脏不怕累,与下岗的相比算实惠,和农村生活相比算是享福了,至少不用淋雨晒太阳。

我将已煮熟的猪尾巴端到桌上来,然后小习翼翼地点燃酒精,目的是为了让顾客们吃得舒服一点。因为顾客就是上帝,我要侍奉好我的上帝。上帝们说加点盐,我不能说本来就有点咸,而是按指示去办。看着顾客们吃得津津有味,我高兴得差点笑出声来,在心里劝他们多吃一点,吃得越多,说明我们做的菜有个性,有特色,就会有回头客。顾客第一次不来是他自己的错,第二次不来就是我们的服务不到位、味口不对路。

一拨食客正在异口同声地称赞说猪尾火锅到底不一样,味道好得不得了,又糯又油,吃了不愁。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了,说猪尾巴没洗干净,上面的毛还清晰可见。我走近仔细地一看,说没有什么问题。那个食客又说你再看看。我还是说没看见一根毛。那个客人可能是认为我态度不够谦虚,嗓门就大了,高嚷说有错还不承认。圆滑的老板听到了,马上跑进来息事宁人,赔着笑脸说对不起,对不起,欢迎批评指正,谢谢您给我们提这么宝贵的意见,并责令我也给客人们赔礼道歉。我真是有理也说不清,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去洗,反复地洗,左转右转确信找不到一根毛后,才送去下锅烹调。我可以用我的人格做担保,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是洗干净了的。其时,我真想大声喊,我是被冤枉的,请不要诬陷我,我是清白的。人在屋檐下,怎敢把头扬。老板朝我使了一个眼色,我灵活机动地把责任揽过来说,猪尾巴上面的毛是由于自己粗心造成的,请求客人们多多包涵,向您们保证下次不会有类似的问题出现。

食客们听说猪尾巴没有洗干净之后,就像害怕瘟疫一样,大都不再用筷子去动它,但那个高声叫唤的食客是个例外。不到一小时,那拨食客们就起身离席。若在平时,这桌酒席至少要吃二到三个小时,有时会从中午吃到下午。可以肯定的是,食客们的提前离席与没洗干净的猪尾巴有关。

我站在门口送客,身子弯得像只虾米,一个劲地给客人们赔不是,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您们大人大量,不计小人过,欢迎下次再来,一路走好。

走在最后的一个客人拍拍我的背,附在我的耳边说,兄弟,挺起胸膛堂堂正正做人,今天让你受委屈了,并强行塞给我一包上档次的香烟。我不敢接,在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之前。我抬头一看,正是强行说猪尾巴没洗干净的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说,猪尾巴太好吃了,味道太美了,在我已知的人生中是吃得最香的一次;我为了一个人独自享用,就虚晃了一枪——说猪尾巴没洗干净,果然他们(其他客人)中计了。说完后还朝我狡黠地笑笑。我顿时惊得目瞪口呆。那家伙又把我的背拍了拍说,拿上,接着将那包好烟强行塞给我。我马上醒悟过来说,不用,求您给我老板说一声,不然,老板会炒我鱿鱼的。他说,没事,小兄弟放心,我这就去给你们老板说一声,争取给你发一个委屈奖。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857521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