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大语资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大语资源

金格推荐:金铃子诗选

作者:金铃子 文章来源:长江诗歌出版中心 点击次数:295 次   更新时间:2017-9-17 文章录入:珍珠鸟


金铃子,原名蒋信琳,曾用笔名信琳君,籍贯重庆,家居山水之间。曾参加24届青春诗会,获2008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第二届徐志摩诗歌奖,第七届台湾薛林青年诗奖。


 

 

我想


我想找个古时的下午,很小的亭子

同李白畅饮

不怕他酒量好,我有的是千金裘

 

我想寻个细雨天

同杜甫一道,去看那间被秋风吹翻的茅屋

送他跛馿

一步一叹息

衣衫上,尽是朝代的漏洞和词语的虫眼

 

我想同李清照成为闺蜜

叫她不再填绿肥红瘦,只对着断桥

遍蘸天下墨汁

银笔书空:“怎一个情字了得!”

 

我想陪陈子昂走一走

体验一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想,现在很远,从前很近


 

 

▍这个人

 

这个人从来听不到真正的花开

而又乐于凋败

这个人仅能听见诗歌喧嚷,词语折腰

爱情直冒冷汗

 

而我,同样

只配倾听:毛笔的怒吼

 

 

▍不重要了

      

这些作品将流落到何处

悬挂在谁的书房和客厅。不重要了

 

我从没有对收藏它们的主人

说声谢谢。不重要了

 

每次送走它们都不快乐

快乐去了哪里?不重要了

我坐在24楼,怀疑这世界

已经卧床不起,汤药未断

 

我怀疑我,窃居人世太久

不然不会,把自己写成一支秃笔

写成孤单

 

不重要了

 

 

▍我的痛苦

 

我的痛苦布满乌云

我的痛苦如同闪电撕裂大海激起的惊涛

我的痛苦雷声隆隆

我的痛苦暴雨倾盆只淋湿一个人

我的痛苦没有伤口

我的痛苦只等待日出

而不是重庆该死的高温

呆着房间写字

每一个字都是破绽

正如我的肉体全是破洞


 

 

▍一场意外

削苹果的时候

血从你的食指涌出
楼下喧嚣的大街

瞬间寂静

我的快乐被不安代替

相爱的人

仿佛爱一场意外
有伤口的人生,锐利的刀子

你在赶往门诊的路上

我躲在床上

吃苹果

大口大口的吃

这带血的苹果

我吃下的是的骨头

蜜蜂似的野嘴唇

我吃得津津有味

就这样度过了漫长的2016

 

有的伤慢慢老去

有的伤刚刚长成


 

 

▍路过

       

曾不止一次路过你的城市,G8547

没有停

此次路过与往常不同,车没有停

我停下了,我飞身而下

苍茫的冬日,寂静无声

除开一只大鸟在飞,一只大鸟

 

和这个城市擦肩,却如此深交


 

 

▍他和我说起悲伤

        

他和我说起悲伤

瞬间,我的心被击碎

爱过许多事物。孤独。眼泪。草丛

唯独没有爱过悲伤

今天,仿佛例外

紧紧的抱住它,温暖它

这个寒冷的初春,我与悲伤

相依为命

我用笨拙的方式爱上悲伤

 

犹如我爱上他的沉默

或者歌唱


 

 

▍今夜

 

他用赤裸的眼睛望着我

他用亲吻把我变成瞎子

谁拥抱我,我就拥抱谁

 

他用风把我变成聋子

小兽集体睡去

他雄狮的手指滑过我的背部

滑过,它想抵达的任何地方

在我身体

或者不在我的身体

 

昨日的,今日是否还在

今日的,明日是否还在


 

 

▍允许

 

这一生,你一直在开会

牛和牛毛,数清就可以走人

茶杯可以装茶,也可以装江山

茶不等人,江山也不等人

你看的历史,每一页说的都是会

一场会,可以风吹草动

一场会,也可以改朝换代

 

允许,会中人

发言时,风呼啸而过

闭嘴时,草木低了低

允许,人一走茶就凉

相遇之时,又倒上一杯新的

允许,那个国家的公仆

一个劳神苦形的人

走在冷风中

开一场没完没了的会

想一个想见却永远无法见到的人


 

 

▍夜读,李白仙诗帖

          

夜深人静,李白和东坡都已熟睡

我将脸紧紧帖在宣纸上

墨香,犹如一株紫草

仿佛长在荒山田野,淡淡的泥土味

置身于多石的山坡

灌木丛里。那飞起的几笔

是一只、两只、三只

晚了也不愿归的鸟

懒倦,寂寞

我读“我昔飞骨时”

有人说这是苏东坡的诗

谁知道啊

他姓苏,也可以姓输

那死去的字,或即将死去的

在我手里死而复活

又在我手里,复活而死


 

 

▍春自有期


——致半山书屋亦致曾珍

3月18日,我在大雁塔下
看曾珍的书画,珠串展。古意难为
一踏上半山书屋
古人们就来了
女人锦罗玉衣,男人冠带袍服
大雁,随那凤冠落下
雁塔晨钟,清脆悦耳
那群得道高僧忙于念经
不爱显山露水
褚遂良在整理《圣教序》
历代诗人写千古绝唱去了
都是懒于应酬的人,他们不来,正好
桃红柳绿时,三月人倍忙
我们来了,这就够了
许你一场皓月禅心,一珠
一世界

而我,在长安城里写小诗
看前朝尽是知己,看后朝,我看了又看
看不到
也罢,你我总在高处,大风吹过
你多做一件霞帔,送我就好
此生,身在俗世
心已花发

 


▍落花诗
       
一到春天,就写落花,实在是好笑的事
看了长安的李花
又看文成的。花而已
没有你的日子,我是想你的
长安的默李子花开了,人来人往
推杯换盏
我独独喜欢那个默字
你在时,花在开
你不在,花也在开
我一个人把长安的春天看完
把文成的花朵看落
它们落完了。我就去写落花诗
写落地的玉人。遍地的新欢


▍丁酉春,游安福寺
          
铜铃山用一场雨迎接我
我应该如何描述这雨
春雨淋在安福寺也淋在我的身上
他签名,告诉我他叫天台子
这个靠近佛像的男人
他打坐,手持木鱼和钟鼓
他被多少魔女蛊惑,又抛弃多少魔女
啊,我这个俗不可救的人
在顶礼佛祖,肃静的时刻
升起这样的想法
这空山
这旷野
这独宿
这孤眠
如果不是大悲咒提醒我

其实我想看他脱去袈裟,露出前世的身形
换上便袍和便鞋
看寺门那两棵盛开的玉兰花
他会告诉我什么

 

▍丁酉春日,清明前8日
         
写到《金刚经》正信希有分第六
你给我发来短信,"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我不是六祖,我对佛理禅义的领悟
少得可怜
甚至没有想过去体悟安静
悲伤巨大,无法成佛
我睁开眼睛
是想看这帮坏人做了什么
我满腹疑问,为何每天都是清明
闭上眼睛,是想这帮坏人明天将做什么
我满身泪水
为何漫天都是钱纸

我像一棵苦楝子树,无声的看
我像一条丧家犬,咬牙切齿的看
看得我满心都是杀心
看得我忍不住露出,我衰老的
利齿

 


▍清明节·草木深

这躺着的
一边是我的奶奶,一边是佛
我先拜奶奶,后拜佛
许多死去的人等着我跪拜
认识的不认识的
传说中的亲人
我流着他们的血,代替他们活着
舅舅说,这一支有129人
我没有数字概念
都将陆续躺下
白道。黑道。幸存者

100后,或者更久,我的子子孙孙
他们中应该有一个舅舅
拄着拐杖,说相同的话
也应该有一个人,千里迢迢,长发飘飘
赶来祭我
代替我写,山河在
草木深

 

▍春和永驻

7011的窗户望出去,是大片的玫瑰
红得安康。我只看见它们
看不见我。有鸟声,无鸟
我大袖翩翩赶来,不是
把玫瑰摘来送你
虽然,有一刻,我甚至想变成一支玫瑰
不是把鸟声偷来送你
让它不停的说:生日快乐啊
虽然,有一刻,我想变成一只麻雀
整个上午,都在打坐

我打坐,不是除却烦恼
是内心清静,知道玫瑰好看,鸟声好听
连同此时照在我身上的阳光
地,水,火,风
把它们送给你

这样,我轻松了。他们原谅了我
如同原谅一条江的爱欲
一个隐者的红唇

 

▍春和永驻(2)

多年来,一直是个路痴
我在空山茫然失措
落叶,它们来自哪个方向,去向哪里
G8509,把我带离了
这庞大的,冰冷的,力量的
它前行。一颗心却向后奔走。她来自哪里
回到哪里
车窗外,大片光的静美
田野多年的寂寞

“最好是一动不动,铁轨的呼啸会把你吹走”
风啊风啊,快把我吹走
我屈服于你的身体。你吹拂我的方式
你把我吹坏了,你这个坏人。


 

 

▍春和永驻(3)

 

从他的长箫里,吹出春色

不是沈从文的翠

也不是扬州二十四桥的清辉

虽然只有七个箫孔

他却吹奏出千年的柔情

蝴蝶翅上的轻伤,或者几声杜鹃

在用红喊我,再加上石壁回响

共十六声

 

他惊动的不仅是瘦了的边城

还惊动了,留在我身体里的花豹

心脏边游荡的雄狮

谁说我听后

在这孤独的夜里,更加孤独

 

英雄,我仰慕你的时候

香艳只在高处

我注视你的时候,开过的桃花

会再开一遍


 

                

▍只是想象

 

把六只蜜蜂放在同一首诗中

让它们在文字的暗箱

惊惶一会儿

 

第一只蜜蜂在喃喃自语:我有花粉症

遇见爱情就过敏

第二只蜜蜂

低声说话:爱情也有饥饿感

谁来

喂我一勺阳光的蜜

第三只蜜蜂嚷道:群狼在嚎叫——把爱情

包围起来

第四只蜜蜂在回答:爱情

到了这种地方

我理应帮它除险突围,没有武器

就用尾部的刺

第五只蜜蜂大声疾呼:金铃子,快来,快快

放我出来

我得到无数爱情绝处逢生的文字

它们,一定会成为

你的暗器

第六只蜜蜂不说话

但凭我的嗅觉,能够听出它心里的语言

它说的是:不必为爱情

豪言壮语,更不要说东道西

爱情就是爱情

 

我仅仅用了十分钟,就把六只蜜蜂

弄得一清二楚

我只对它们说了一句话:这只是想象

 

正如每到情人节,诗人们就会写如此多

无病的诗


 

 

▍2016年2月4日17:09:41

 

2016年2月4日17:09:41

香薰沐浴完毕,我决定写诗了

 

我写诗,因为春天在喊我

立春的乌鸦,在它嗓音中的墓地,对我吼叫

我向它挥动拳头,吐出几个铿锵的词语

告诉它,别惹我

我不是个潦草的人

 

我写诗,是还想告诉你

写两句小诗谁都不是外行

对分行的人群,要多一些嘲讽,少一些尊敬

尤其是那群在槐花树下

对着春天打望的人


 

 

▍雨鸠

 

每当你啼唤,春天就下雨

你不喜欢晴朗,讨厌爱情热烈

却怀念另一只鸠的眼里,含着阳光

湿了婚床

即便在棘丛,也有两只斑鸠

将荆棘睡成天堂

 

噢,每当你们啼叫

我的诗就下雨

我写你,因为你的叫让我的春天一举成名

让我的爱,多了警句


 

 

▍深夜过坟地

 

我畏惧寒冷的夜空

月不来,繁星好像灰烬

而此时

我恰恰经过一片坟地

突然传来一声猫叫

我不禁打了几个寒噤

 

我知道,我的前世坐在那里

英雄与小偷

长久地睡在那里。诗歌关在棺材中

怀念偶尔欠身而起

于是

我不害怕了

我在墓碑上寻找金铃子的名字

 

我晕,真的找到了


 

 

 

▍我的词语间

 

我的词语间藏满河流,山峦,鸟群

云朵,树叶,魏碑,墨汁

 

亲,你想看吗

你想听吗(听了又如何?)

 

我的词语间藏满天涯

山上的鹰

在用盘旋呼啸,河里的水在用粉红的鳃说话

 

亲,你有好视线

你有真眼光吗(有真眼光又如何?)

 

我的词语间藏满相思,云朵向你舒卷

红豆簌簌如同雨下

迷得气死人

 

亲爱的,亲爱的春天!你为什么不为我

惊艳地,反写一笔?

 

 

▍我回答春天

 

我回答春天

不用落日

只用天空中鸟的眼睛,翅膀的语气

清晨一样的清新

只用初醒的红霞

牙齿间飞出的句子

 

只用开始,忘掉结束,珍惜回忆

在一条河上

在一朵云里

我回答,只用朝阳,而倾听我的它啊

它,绝不是落日

 

可是,可是我

常常忘记同幸福往来

却常常与痛苦迎面相逢,而不是

擦肩而过

 

好吧,我用旧的身体回答春天

落日已老

人更苍茫


 

 

▍清明时节在田野上眺望

 

清明时节在田野上眺望

寒山转翠,油菜花金黄,麦田好绿

鸟雀

依旧是春天的叫法

桂溪河横穿记忆,蜿蜒于正午

小鲤鱼隐逸在春水之后,杨柳风乱酌春酒

飞来的燕子是旧的

翻的古书是旧的

不一会儿,细雨降临

胡豆花中,我同故旧不期而遇

隐隐出现在墓中

我欲举杯,却又放下

他问我,沦落人间可好

 

我无法回答,这忧国忧民的

这苦中作乐的


 

 

▍坡上

 

斑鸠的啼唤也有百合的颜色

树没有说

野雉的面孔比美人漂亮,叫也一样

荆棘的泪珠,悬垂于蜜的刺尖

来来往往焚香的人

我看到的全是天地神仙

崖壁的刀峰上依然开满牡丹花

在废墟上堆放晚霞的人,是谁?

这沉寂的黄昏

一树梨花惆怅,唯风

不时环绕

此刻,我忘了山的巍峨

落日在我的头颅里

我的头颅在落日中

天空转暗

有一片霜叶,让悲伤发红

让祭祖的人,思念旧事

 

我曾对爱说燃烧,说横卧,说欢畅

站在这坡上,才领略到爱崎岖

 

 

▍黄昏时刻

 

天空的轮廓像一张庞大的脸

落日什么也不说

默默地离去

诚如整整一天我们已经燃烧过

最后归为薄暮

 

我不高吟韦应物的诗句

“我有一瓢酒

足以慰风尘!

你也不低叹:“千山万岭踏过!”

 

在这黄昏,我由衷地感谢时光

它秒秒如旧,分分如新

它让我的爱情和肉体

转瞬半白


 

 

▍我热爱小蚂蚁

 

我忽略花蜘蛛

它编织着恐怖而等待的网

每根丝上,暗藏杀机

它的卵囊里装着无数奇怪而狠毒的卵

孵出的不是小天使

而是邪恶

 

我痛恨大螳螂

它长着一张狭长而阴险的青色脸

能够让同类雄性的欢愉

汹涌如潮,而幸福照旧死水一潭

但它却忘了,当它

偷袭蝉的爱情时,却有黄雀在后

 

我热爱小蚂蚁

它们既搬动米粒大的天堂,也移走

落花上的地狱

从不妄称伟大,自诩光荣

我暗自发誓

如果暴风雨乍然到来

我一定给它们建一房,一庐,一阁

唉,如果可以

我会把江山送给它们搬

它们既搬尘土

也搬臊气

 

 

▍从来没有……多余的爱情

 

在画布上画出落日

但我,决不画出长河

这一生没有多余的风景

正如从来没有……多余的爱情

颜料里有简单的筋骨

意象中埋透明的四肢

调色盘

显现前朝的碑文

 

我的画笔,如同瘦削的枯僧

面对青山

……小小耸立。偶尔

也默默的

垂泪

 

今天的画布上将响起,叹息

黑花瓣……缤纷的黑

 

我,从来没有……多余的爱情

 

 

▍牛

 

牛从不在杯子里饮水

牛有大饮量

牛的胃里装着海,血管里江河奔涌

因为牛要干大力气的活

流大晴天的汗

必然,牛也喜欢将头低垂到溪边

轻舔波纹

那舌镰美妙地闪动

但从未曾想过,要把激流割断

当然,牛更喜欢

站在电闪雷鸣中,昂起带角的头颅

把从天而降的暴风骤雨

当作美酒

畅饮


 

 

▍每个夜晚我至少要黑暗八个小时

 

每个夜晚我至少要黑暗八个小时

当灯熄灭之后

当梦也无月

而窗外遍地蛙声明亮

仿佛

要将我从黑暗中叫醒

要将我的黑暗

逼出光芒

 

 

▍过江滩芦苇荡

        

冬日的江滩

鸟儿在芦苇荡一言不发

芦苇是瘦的

我们几个女人,不当大帅

也不喜领兵。只是拍照

说的是

这几年颜色还风光

沈利对我举起相机

让我默想:我是世界名模

她告诉我,要神态妩媚

弄点风情

我折了枝芦苇

做了几个搔首的模样

突然想起潘金莲

失手丢了叉竿,不迟不早

却好

打那人头上

我把芦苇杆向芦苇丛甩去

两只鸟飞起

它们惊叫得有点绝望

我想,叫什么叫

我是潘金莲

又不是武松



 

 

选自《汉诗·采莲船》“开卷诗人”,张执浩执行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2016年6月出版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709931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