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功德碑林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功德碑林

周治南:重发往事一二三,缅怀手足张德华

作者:周治南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203 次   更新时间:2018-4-14 文章录入:珍珠鸟


重发往事一二三,缅怀手足张德华


周治南 


 


2018413日,我的一位华师窗友、也是一位仁厚的兄长张德华同学因病医治无效,在深圳霍然去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张德华思想深邃,勤于笔耕,曾任江陵县委宣传部长,退休后随女儿女婿居住在深圳,患有晚期直肠癌肺转移,积极治疗,处世乐观,但终因呼吸衰竭离世,享年69岁。作为挚友,情同手足,我们之间无话不说,无所不谈,在我遇到人生最大情感重创、在极左思潮环境下被人政治戕害的时候,是张德华同学日夜守护,言语开导,使我走出了一段阴影浓重的时光。念及兄弟情义,悲痛万分,唏嘘吟哦挽歌一首,表所怀拳拳之心,诗曰: 

天公嚎啕雨霏霏,忽闻噩耗泪悲催

往事千般历历现,化作祥云君归!

 

上图后排居中者:张德华,居右者:周治南


重发旧作:跟着德华沾洋光

 

我和张德华同学曾经是室友。张德华老成持重,乐善好施,大家都很敬重他。德华兄是松滋人,我也在松滋当过几天兵,一见面就很投缘。说起来,他是松滋县沙道观镇上的人,有市民风采,我出身在沔阳县一个偏远的乡村,沾满了泥土气息,跟着张德华,我学到了不少城里人的习惯,说得洋一点,这叫城市文明,说得土一点,或者叫实在一点,这叫沾光——沾洋光。 

一、打洋伞 

     我们在天门开门办学的时候,我俩同住一个队,同吃同住同劳动,我们挨家挨户吃派饭。一天,摊到一个家族性支气管炎的家庭吃饭。慢性支气管炎俗称痰火病,饮食要禁盐,饭菜自然寡淡无味。我们表面上不敢表露出丝毫的嫌弃,实际上基本没动筷子。壮小伙两个,总不能饿一天吧,于是偷偷跑到镇上混饭去了。当天还下着毛毛细雨,随便吃了点东西后,张德华提议买一把晴雨伞,既可遮阳又可挡雨,何乐而不为?在乡下的时候,每逢下雨,我们都是穿蓑衣戴斗笠的,奢侈一点的,上学也打把伞,那是刷了桐油的大布伞,十分笨拙的。张德华所要买的那种伞乡下人叫洋伞,黑色洋布伞衣,钢丝骨架,金属伞杆的下端装有一个彩色木柄。我只是见过城里的下乡知识青年用过的,我们不敢用,有顾忌,认为这东西不配我们乡巴佬使唤,用它反而很难堪,所谓出洋相,本意即在此。德华兄到底是小镇上的人,到杂货店撑撑这把,看看那把,大大咧咧地毫不害臊,反复鼓励我买一把,还说要不了几个鬼钱,以为我吝啬。迫于情面,我终于鼓足勇气买下了一把,试试还真美观轻便,很实用,我居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撑着它一路风光地回到了房东家。此后开会也好,出工也罢,我都带着它,已经形影不离了。同学们好羡慕,一个个传开来,都跑去帮那个小杂货店发了一把。暑假我回家,左邻右舍都来瞧它,赞誉中不无讥讽:到底是大学生了,变洋气了哦。看到这里,809000可能觉得不可理喻,这就是我们70年代的老一辈,乡里乡气、老实巴交的老一辈!的全是真的,我这里一点都不夸张,没有一星半点的参杂使假! 

二、开洋荤 

      我们那一代人穿没有穿上什么好的,吃也没有吃上什么香的,美其名曰艰苦朴素,保持劳动人民本色。成天宣传发扬革命传统,新衣服居然穿不出门,得打个补丁才叫光荣。吃的是食堂,排队打饭,一视同仁,几乎没有选择性。逢年过节,偶尔能吃上一顿好的,就叫开洋荤。好吃是天性,这一点德华兄比我们要在行一些,他知道武汉的美食品位,几番领着我们去光顾江汉路、南京路,享受五芳斋的汤包、四季美的甜食,或者老通城的豆皮。当然,这些只不过是武汉市的土特产品,谈不上开洋荤。那年中秋节,德华兄从朋友那里搞来了几个月饼,叫上蒋平、国际和我,一起品尝。月饼我吃过的,和德华准备的模样不太相同。我们平常吃的那种叫苏式月饼,也叫酥饼,松脆可口。这一种叫什么名堂,我长这么大,还真是闻所未闻,也就尝所未尝了,当然是迫不及待,口水直流了。德华见多识广,不管我们在流口水不,为了你吃得更香,先得做做铺垫,渲染渲染氛围,过把主持人的瘾:这叫广式月饼,和苏式月饼的做工完全不同,先和好油面,再装进模具造型,里面放上各种各样的馅料,有豆沙的、莲蓉的、果仁的、蛋黄的、火腿的等等,然后入炉烤熟,出炉后风味与口感各异。不同的馅料可通过模具上不同的图案来识别。其实总共才搞到四五个月饼,每种口味的我们只能分享到一小瓣,我性急,成了猪八戒吃人参果,三下五除二就闹进肚里了,除了觉得比苏式月饼肉坨以外,其余什么感觉都没有。我表面上感激德华兄的厚道与无私,内心里却在想,有朝一日,我要多搞些来,到底是些什么味儿,我要让自己饱饱地吃个够,再开一次大洋荤。后来我哪里来哪里去分配到了乡旮旯里,别说广月,就是苏月也难得一见。要不是改革开放,说不定永远也圆不了我那个开洋荤的梦想。 

三、用洋玩意 

      出门在外,衣架是必备之物。商店当然有衣架卖,木头的竹子的金属的塑料的各种材质的都有,不过价格不菲。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因陋就简,将就着用,只是很笨重,碰上开门办学,就不容易带动。德华兄有个朋友是做钳工的,手艺了得,他能把铁丝做成精工衣架。注意,不是一般的铁丝弯曲成的衣架,是精工衣架,设计巧妙,做工考究,得花不少心思和工夫。   

一天,德华兄去拜访了他的朋友,从他那里拿来了一个精工制作的折叠式便携式衣架。衣架的用材是直径约四个毫米的粗铁丝,可梭动,展开是衣架,折叠后长度不到十五公分,厚度不过一公分,完全不占空间,衣服口袋里都可收藏,便于携带。和那些木质的竹质的衣架比起来,真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个是大刀板斧,一个是洋枪洋炮。这洋玩意儿十分玲珑可爱,不仅存在实用价值,而且具备美学意义,我一时间爱不释手,求之不得。德华兄见我很欣赏,主动答应要他的朋友再多做几个,让我也高兴高兴。不久,他又从朋友那里拿来了四个铁丝制作的精工衣架,匀给我两个。我如愿以偿,喜出望外。毕业离校的时候,大家丢弃的物件最多的是衣架,那东西咋咋呼呼,不好收拾。我的这两个衣架折叠后服服帖帖,塞到哪里都不嫌累赘。走上工作岗位以后,这洋物件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不仅在家里用得着,出差开会更方便。洗晒衣物是家常便饭,衣架的使用率特高,铁丝被摸得光光溜溜,一点锈迹都未曾发生过。走南闯北,我的足迹所到之处,也一定会留下它的身影。1982年,我从沔阳县调入武汉市东西湖区,它也陪同我到了东西湖区。1985年,我又从东西湖区调到武汉船舶职业技术学院,它也到了我们船院。直到2007年,我买了一套新住房,装修的时候,安装晒衣架的老板送给了我20只崭新的塑料衣架,我才让这洋玩意真正退役罢工了。

过往,睹物思人,德华兄助人为乐的品质一直为我所景仰;现在,这洋玩意儿已经不在我身边了,但他的虚拟形象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它留给我的印象永生永世不可磨灭。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841732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