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母语保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母语保健

罗援将军文章中的逻辑语病分析

作者:李晨辉 文章来源:博客中国 点击次数:542 次   更新时间:2015-9-27 文章录入:珍珠鸟

罗援将军文章中的逻辑语病分析

作者:李晨辉(标题为编者所加)

今天看了凤凰网的一篇文章,名叫《罗援:民主自由派若得势,共产党人连骨灰都难留》的文章,看后之后觉得很郁闷。原因是因为,做为我党我军的一名比较高级的干部,起码应该有正常人的水平,有稍微清醒的判断和基本正确的推理。但我看他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就想,到底是这种人真的水平差,还是其实他心里明白,只是在昧着心眼说胡话,故意胡言乱语呢?按说呢,爬到那么高的位置,还经常代表着某一些组织、派别发言,而且最起码还是个博导,基本的水平总不至于到了一说话就让人发笑的程度吧?然而呢,残酷的现实,还真让我对这些人不敢太自信。就比如那毛新宇吧,不是也已经弄到了博士还有将军的头衔,可谁又敢说,这种人说话,具备最起码、最基本的水准呢?而且,类似的人少吗?张召忠将军,以及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张召忠,难道不是已经蛆一样地爬满了我们的整个身体?

 

咱还是以实为实,具体地说说,究竟哪一块、哪一部分体现了罗将军出言说话,有失基本水准。

 

首先咱就从题目上看,民主自由派得势,共产党人连骨灰都难留,这一句话,就非常地没有水准。一个基本的常识应该是,民主自由派得势,肯定不是靠暴力、靠武装来得势。因为这些人的主张,是要通过竞争、选举来得势。而且,就算是得了势,权力还必然要受到重重的限制,因而就绝不可能,也没有力量,向另一方发起血腥的屠杀与报复。既然这样,共产党人连骨灰都难留,又从何谈起呢?

 

全世界,甚至我们也包括我们中国自己,这方面的现实都是活生生的。最早说美国吧。美国的民主派得势以后,不但没有立刻对另一方进行任何形式的报复,甚至连敌方的司令官,一旦放下武器,立刻就可以跑到大学里当起了校长。在我们的台湾。国民党与民进党,哪个党上台,也没可能立刻就对另一方进行报复与屠杀,何来的连骨灰难难留呢?

 

也许,罗将军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不太相信选举,而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共产主义政权,倒往往如他所说的那样干的。我们都知道,列宁一旦掌握了政权,从前的统治者沙皇就几乎被灭了九族。连沙皇的女儿、孙子辈都不能放过。而我们这一边一旦掌握了政权,也同样立刻就开始了镇反。毛老人家,一直把他杀了70万所谓的反革命(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后来都得到平反),当做自己的功劳。所以我怀疑,罗将军,是用自己那套革命的方式,去理解民主自由派的治理社会的方式了。这样的理解,你得说是无知,还得说是弱智呢?当今世界,如果不是闭上眼睛,如果不是昧着良心,又有多少人能够不知道,民主自由派,是要靠和平竞争,而不是靠屠杀来得到权力的呢?

 

光看题目也许会望文生义。所以我们还是打开全篇来看看。文章第一段讲了罗将军说这番话的原委。原来,他是去罗马尼亚去寻访罗马尼亚原革命领导人乔治乌·德治的纪念塔。但去后得知,这座纪念塔现在已改名叫“无名烈士纪念塔”,从前埋在这儿的都是罗马尼亚政治局委员,现在却全部清空,不允许再摆在那。”原来,罗将军的话是有感而发,也不算是无的放矢。可问题是,共产党人都是无神论者,非要把骨灰摆在那里干什么呢?难道非要让已经是纯粹的民主社会的罗马尼亚,也像我们似的,非要把伟人的尸体,给摆放在天安门广场上,你罗援才觉得合情合理?而且,再看他后边的借题发挥,更是胡言乱语,信口胡嘞。他说什么,“如果让所谓的自由民主派得势,倒霉的是老百姓。这表面上看是一场民主的革命,实际上也是血雨腥风,最后共产党人连骨灰盒都不能留下,这说明有了他们的自由,就没有另外一些人的自由。”你看这番话,是不是有一点前言不搭后语,信口胡嘞的味道?既然说话的由头是政治局委员们的骨灰都不能摆在这里了,那么,与之相联系的,应该说,自由民主派得势,倒霉的是政治局委员们。可他却说,倒霉的是老百姓,这前头与后头的逻辑关系,到底什么样的神才可以把他们给贯通起来呢?再看后头那一句,民主革命,实际上也是血雨腥风。说明有了他们的自由,就没有另外一些人的自由。这不是胡说八道嘛?前边我们已经说过,民主自由派不是靠暴力夺取权力,而是要靠竞选、竞争才能夺取权力。所以,就算他们有了权力,也没有任何发动血雨腥风的权力基础。更何况,如今活生生的现实摆在那里,罗马尼来的所谓的民主自由派已经得势,你罗援可不可以告诉我,在罗马尼亚的大地上,除了宁死也不放弃权力的那些权贵们,到底哪些人失去了自由呢?在罗马尼亚,是现在失去自由的人多,还是在独裁统治的时候,罗马尼亚失去自由的人更多呢?你究竟是想不到这个层次,还是瞪着眼睛在瞎说呢?

 

再往下边看。我们还是抄几段话来欣赏吧——

谈到反腐问题,他沉默了几秒,“这正是共产党的高明之处,我们有自我纠偏的能力,宁肯壮士断臂,也要清理出体内的毒素,我们走的是一条创新的路,走的过程中虽然磕磕碰碰,犯了左倾错误,犯了右倾错误,但我们都凭着自身的力量,把它纠正过来。”

在罗援看来,治理腐败主要有四点。第一是在政策制度上需要反思和改进;第二是法制建设的完善;第三就是需要民主监督,要有党内监督和党外监督;第四就是传统教育不可缺失。

“有人说法制是万能的,监督是万能的,我想说,周永康不懂法吗?徐才厚不懂法吗?他们为什么知法犯法,动不动就贪污几千万、上亿的财产,这是昧着良心啊,是一个做人底线的问题,所以我说这就是一个理想信念的教育问题,人得懂廉耻、得自律啊。”

罗援认为,在制度上做一些改革,并不是要改头换面,“我们的道路是对的,如果这道路上有缺陷和不足,可以进行修修补补,甚至做些大手术,习近平主席说得好,鞋子合不合脚,我们自己知道。”

罗援打比方说,“解放鞋穿得好好的,非要换个高跟鞋,那根本不合脚啊,当然,也有可能在上坡或下坡时,脚会不舒服,但只要把鞋带松一松或紧一紧,就挺好的,没必要把鞋扔掉。”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神逻辑呢?看这一句:有人说法制是万能的,监督是万能的,我想说,周永康不懂法吗?徐才厚不懂法吗?他们为什么知法犯法,动不动就贪污几千万、上亿的财产。这像是正常人说出来的话吗?懂法、还有知法犯法,这和前边你说的的法制是不是万能的,又有什么关系呢?正因为法制形同虚设,所以才可能有周永康、徐才厚的知法犯法。所以这两者之间,丝毫也不能和你所说的观点,构成证明与被证明的关系。再者说,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会认为,法制和监督是万能的呢?你能告诉我,究竟是谁说过这种法制万能、监督万能的弱智的话吗?这根本就是你自己杜撰出来的一个伪命题。正常人都应该知道,这世界上就不存在着万能的东西。但是一个基本的道理,法制虽然不是万能的,没有法制却是万万不能的。所以,你用“法制万能”能的这样一个假命题,来推销你的实质上反对法制的谬论,是非常可笑和愚蠢的,没有力量的。懂法和法制,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懂法的人犯法,不但不能证明法制的无用,反而证明坚持法制的必要,证明了监督的必要。

 

再说另外几句,他说什么,揪出周永康、徐才厚,正好证明了我党的高明之处。这简直就是流氓无赖的逻辑。按这个理论推下去,是不是将来我党揪出的坏人越多,级别越高,就越是证明我党越高明呢?要是全都抓起来,那还成了高明的极致了呢。而那些在世界上的清廉指数排在前头的那些国家,一年到头也抓不出几个贪官来,抓顶多就抓几个贪了几万元甚至几千元的贪官的国家,是不是人家就太不高明了呢?这就如同一个人身体老长肿瘤。本来说明这个人的肌体一定是出了问题,可按照罗援将军的神逻辑,是不是长的肿瘤越多,证明这个长肿瘤的人身体越好呢?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705910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