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笔耕园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笔耕园地

张友文:精神抗疫至关重要(“双十一张友文”在武汉播报第66则)

作者:张友文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次数:329 次   更新时间:2020/4/4 文章录入:朴双


现在每个人的人生或生活或多或少有些改变,皆因这场罕见的瘟疫。重症患者及已化为灰烬的死者更不用说,暂时没染病的人的人生轨迹亦然。因为疫情,出入不自由,生活不方便,想吃水果更是难于上青天。我于323日在网上订购的生姜,至今没收到。在网上看看货物现在到底运抵何处了。经过查询,方知货物还没出库。此前是付款后,只要数小时就显示出库。如今,不可能无限期地等待,毕竟人的忍耐与等待是有限度的——只得退货。这是我在“禁足”期间,第一次在网上购物,也是第一次退货,特此记之。

国内货物运抵尚且这么困难,可以想见寄往国外的东西是何处境。我看到一个视频,飞机上乘客的坐椅上都是防疫物资,满满当当的。那些发往国外的邮件(快递),即使能收到,也会是像先上太空玩了一圈后才回到地球的——慢得像蜗牛。当下全球疫情横行,不仅物流不畅,就连“双十一张友文”的下端也不畅了。分析原因主要是运动太少,其次是没吃水果。吃不吃水果并不渴求,有一口饭吃活命就不错了,关键是前者,毕竟“生命在于运动”。“宅”家期间,相较以前一天至少一小时的运动,不知打了多少折扣:一是运动量不够;二是时间不足;三是活动空间太小。加之心系疫情,每天的运动就像应付上级的检查一样囫囵吞枣。

昨夜发现下端不畅后,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遂决心多运动一会儿。把电脑和手机推到一旁后,开始用力地拍打肚脐眼,此法是一味良方,也就是所谓的道家养生。大便不动时,拍打5分钟以上就见效。当然,拍打的时间越长越好。我连续拍了二十分钟左右,下端之气果然通了。中医有言:“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就用这个偏方,则不必麻烦志愿者代为购买“便乃通”之类。

现在出入家门都得带上笨重的备用钥匙,以往只需按指纹即可开门,此举非常省事省时,看上去还非常前卫,主要是嫌随身带着钥匙麻烦。如今不带钥匙就不能进门,上次因为没带钥匙吃过大亏的。为何?主要是指纹锁的电池耗尽了,此物难买。

连买药都得请他人代购,何况购买电池呢。为了不给志愿者添麻烦,暂时就不用电池,不用指纹锁,过上一段返朴归真的生活也不错。

现在武汉的疫情虽然控制住了,没有进一步扩散,但是社区管理控制并没有松懈,居民仍然不能自由地出入小区的大门。上午外出丢垃圾时,发现家门口地面是湿的,我推测是物业工作人员刚刚消过毒。原计划48日解封,原来只是“望梅止渴”。防疫指挥部下令说,“封控”工作延续至4月底。在此期间,凭单位工作证明和健康绿码才可以进出小区;非工作原因人员不能进出小区。“红、黄码”一律不准进出小区……

昨天夜里躺在床上时,我还想这个小小的病毒犹如一篇小说。因为小说的精神性在于复杂性。此病毒不正是这样么?尤其是无症状感染者更是如此。

昨晚餐时分,独酌独饮白酒一杯,因为第65则播报自以为写得不错,这就是典型的自我感觉良好,但我不会因此而止步不前,还要更上层楼。我要向球王贝利学习。人家问贝利哪个球最精彩时,他说“下一个”。在他看来已踢进的球固然好,但是其梦想是下一个球更精彩。这不仅是一种自信,更是为自己设定的一个目标。这就是精益求精、不断超越、永不懈怠的精神。

为什么说昨天的“在武汉播报”感觉不错呢?因为那篇推文把我的眼泪都整出来了。“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要想打动读者,得先感动自己。为了犒劳自己,便想到喝一点酒。我的酒虽然不能与人家倒入厕所的那种酒相比,但总比古代文人喝的浊酒好,至少清澈见底。古人尚且“一杯浊酒喜相逢”,我这么好的清酒不应该高兴么?事实上,我不能在笔端流露出任何愉悦之色,明天44日,也就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届时,全国和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全国停止公共娱乐活动。10时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

    想要再上台阶,写作劲头必须更足,好在我的文字似乎还有市场,目前有几个平台在助推。实际上,并不是什么文字,平台都会推送。首先资质审核这一关就不好通过,此行径不亚于“政审”。后者是立马可取(可办,随到随办),可是前者至少要等数天,快则三天,慢则一周时间。有时材料退回,还得补充,再补充,又补充……如此折腾,会把人的脾气磨得没有。如果没有耐心和恒心的人怕早就放弃了,但我不会轻易服输。电脑设定的程序一视同仁,不会厚此薄彼。譬如照片不清晰一律退回。电脑则不像人那么灵活善变,像评职称就是人为操控,一年制定一个游戏规则,因人定框。提拔干部亦然,政策并没有连续性。所谓的红头文件全是由人制定的,也由人来执行,还美其名曰严格按文件执行……

好在我的运气好,或有坚忍不拔之恒心。几经反复,资质审核差不多都通过了。在此,是不是再次说因为我家祖坟埋对地方了?(明天是清明节)正式推送时,刚好是清明节,说一说也无妨,并不算搞封建迷信活动。

有了这么好、这么多的平台,我就要珍惜,毕竟来之不易。何况在“禁足”期间,写作让我充实无比,更不会恐慌或害怕。自从“闭关”以来,每天都在忙碌之中度过。海外留学生的自我隔离刚刚才开始,而我在疫情爆发之地的武汉已经摸索出了一条经验,那就是精神抗疫远远胜过物质抗疫。

我是实实在在地从写作和文学作品中获取了力量和营养。为此,还特地建了一个留学生及家长文艺群,目前已经有两百多人。此群在疫情结束后,应该还会存在。而那些购买机票之类的群就会立马解散,因为紧俏机票在关键时刻才需要,而文学(艺术)却让人受益一生。人生在世,主要面临着三大矛盾:一是人与物;二是人与人;三是人的内心。学生毕业了,就可以去找工作、谋饭碗,还可以购车买房,第一重矛盾在三四十岁之前基本上就解决了。人与人之间(人际关系)的矛盾化解也不难,譬如与上司、配偶之间的摩擦,用不了多久也会灵活地驾驭。而人的内心矛盾才是最难弄的,不是用金钱和物质可以解决的。在我看来,只有文学(艺术)可以让内心稍稍变得安宁一点。因此,现阶段(从短期来看),文学(艺术)旨在精神抗疫。精神抗疫远比物质抗疫管用,精神抗疫才是至关重要的。从长远的眼光来看,文学(艺术)同样不可或缺。

本文作者张友文简介:文学博士、副教授;自诩“双十一张友文”(参评“副教授”和“攻博”各十一次)、自名“公安文学言说者”、自号“功不唐捐斋主”;出版《回望公安文学》等专著四部,受邀至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及公安实战部门讲授“公安文学”43场次,并在部分高级中学和高校进行(公益)励志讲座数场次。微信公众号:gh_7b4e98b35f4e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1478813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