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学术揽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揽胜

孙疏影:回忆录(口述之二)

作者:孙疏影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722 次   更新时间:2022-7-9 文章录入:珍珠鸟


回忆录(口述之二)2022年5月5日

 

小时候,我爸爸经常在周末带我从孝感乘绿皮火车到汉口,带我去老通城吃豆皮过早。

 

我用水彩画风景

 

我小学初中美术课常画房子,得分高

 

当时也没有想着带我妈妈一起去新疆开会,带妈妈去新疆旅游!

后来2010年吧,我们文学院组织去新疆或者是内蒙旅游,两条线路选一个。我问於可训老师,他说新疆好玩,他都去过。我想我妈妈和儿子没去过新疆,我就带妈妈和儿子又去了一趟新疆,这一次去了喀纳斯。儿子也很高兴,妈妈也开心,还去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国境边防线,在国境界碑前照了相,也见到了大草原。妈妈和儿子自费一个人五千元,去国境线边自费,妈妈给我们出的费用。有人说这个费用可去趟新马泰了!喀纳斯游住了别墅!2OOO年我出差海南岛学习培训带十岁儿子也住了别墅,十岁儿子在海南亚龙湾给我拍照得很好!去海南还有辽宁的漂亮的女老师带儿子,我们一起说三位母亲拍照了!

在海南观看一场演出时,那个女老师的相机不见了!她找到游园场的老乡帮她将相机找回来了!

在新疆我们还见到了图瓦人房舍住宅区。

 

大概是2007年,我和我们院一个女老师一起出差去新疆乌鲁木齐开国际会议,我妈妈送我到汉口火车站上车。我就点了榨菜炒肉,一起吃的饭。我对榨菜的印象很深,都是因为我爸爸从小给我的这个味道。

我还记得我在新村,就是孝感学院的一个住宅区,叫新村那个张老师家住的时候,他们家的孩子养了鸽子,咕咕的叫。张老师回来翻看我的作业本儿,都是打得鸿沟都是对的,张老师还表扬我。他们家也有一个姐姐

 

我小时候,晚上睡觉前,我父亲坐在床上给我讲古希腊的神话故事。到现在我还印象很深。

 

有一次,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得了肺炎,在孝感市中心医院住院。父亲从外地赶回来照顾我,蒸的白米饭,吃榨菜。爸爸说,榨菜用开水泡了的,不咸,很淡。我印象很深。当时我还在爸爸的同事张老师家住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也觉得全身无力。躺在床上。张阿姨问我想不想吃炒鸡蛋,我心里想。弱弱的点点头。阿姨炒了鸡蛋我含在嘴里也咽不下去,觉得是苦的,就赶快将我送到医院去,结果是肺炎。爸爸当时在外地带学生开门办学吧,爸爸也赶回来照顾我。真是很不容易呀。

 

我小时候,晚上睡觉前,我父亲坐在床上给我讲古希腊的神话故事。到现在我还印象很深。

有一次,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得了肺炎,在孝感市中心医院住院。父亲从外地赶回来照顾我,蒸的白米饭,吃榨菜。爸爸说,榨菜用开水泡了的,不咸,很淡。我印象很深。当时我还在爸爸的同事张老师家住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也觉得全身无力。躺在床上。张阿姨问我想不想吃炒鸡蛋,我心里想。弱弱的点点头。阿姨炒了鸡蛋我含在嘴里也咽不下去,觉得是苦的,就赶快将我送到医院去,结果是肺炎。爸爸当时在外地带学生开门办学吧,爸爸也赶回来照顾我。真是很不容易呀。

 

记得上个世纪70年代吧。当时我妈妈在山东教高中当老师,妈妈的课教得很好。有一次妈妈会孝感探亲。要回山东去。我和爸爸弟弟一起送妈妈去孝感火车站。从孝感学院到孝感火车站设有八里路。一般都不做公汽,慢慢走,这是18相送。看到路边长得这个菜花。父亲说称在溪头荠菜花,我说什么呀?妈妈说,你不懂。后来我知道,那是辛弃疾的事。在火车站,爸爸把弟弟放在座位上,弟弟可能才只有三岁左右。然后爸爸妈妈就都可能去买票了。他没有对我说什么。我就去给弟弟买了一把糖。三个弟弟口袋里,然后我也赶快乘公汽回到孝感学院啦。回到家里,房子空荡荡的。看着食物架上整齐的书。暑假还用塑料布蒙着的挡灰尘。心里那种滋味很难受。现在才想着,那叫惆怅,怅然若失。后来听爸爸说。他们在火车站。找我。问公共汽车的人,附近的人,比如说看到这个小姑娘上工去了。他们也就把妈妈送到山东。爸爸,后来大哥才回家来了。我现在想着。我也没搞明白,我也不懂事,我也不知道,问问父母,算是有惊无险

 

是的!我和弟弟出生也晚!母亲陪伴我至48岁,父亲陪伴我至50岁!

父母是支柱!

有父母同根生同祖同血脉,姊妹们相亲相爱!

您这大哥是家里的顶梁柱!

林瑜应留在武大的!

愿福佑子孙安康!

人间值得!乐观坚强坚持!

谢谢您!想念你们!多珍重!

今天我侄女来了,陪他玩了一天。才把他送上地铁。也还记得当年我去山东济南上函授课,林伯伯和我爸爸一起陪我去,我们还一起登上了泰山和林伯伯,我父亲,我们在泰山天街还留影呢。当时天气冷,林伯伯还把他的风衣给我穿那御寒。感谢林伯伯对我的关心关怀。还记得我住院的时候。碰到了小妹姐姐,我也是怕冷,小妹姐姐还把她的衣服。给我御寒。后来我出院啦,把衣服放在小妹姐姐的病床上了。有一次,张阿姨晚上给小妹姐姐送饭,在窗口,张阿姨还问我喝不喝甜汤。我说不喝。张阿姨、林伯伯音容宛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我们好好的活,是对他们最大的欣慰。我们要平安,健康幸福,好好的活,争取活到父母那个年纪

 

毕奂午诗人

 

我想到当年陈一中老师跟我们讲明清文学,当时陈老师也是才调回五大,他以前也是挨整的,那时候落实政策才回武大,陈老师后来是函授学院的院长,武大函授学院的院长。陈老师和武汉大学的校长前面有也是数学家,还有交往的关系比较好,我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在陈老师家还和诗人睁着一起吃个饭。有一次陈老师叫我到他家去吃饭,陈老师,曾阿姨她老伴,而他们经常还请我在他们家吃饭,有一次呢,陈老师,请我到他们家去吃晚饭,我还叫彭娟一起去疼,皲裂不愿意去,后来我就去了,结果呢,是成天烦和她的后老伴儿来了就是陈谦烦。可他的后老伴儿,当时就也是大概六月份夏天,陈老师家上面的吊扇吹着,然后一个大房租,一桌子菜就是程千帆两口子,陈老师和我就我们四个人,现在回忆起来阿,陈老师对我还是很好啊,陈老师还经常说我们高一年级的雨燕,所以医院哪一门课考90分,大禹大禹治水的禹雨燕。嗯

 

看父母的老照片,还有我爸爸给我妈妈买的那个黑皮鞋。还有爸爸给我妈买了一把精美的那个梳子,我妈妈也不舍得用用那个白布包着,我记得是一个浅绿色,上面有金边儿的,另外还有一幅画阿,是俄罗斯的吧,写的也是俄语阿,上面画着一个母亲阿,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呢,还拿着书在梳头卷发,我爸爸说还找那个外语系的老师,还翻译一下是什么?大概就是俄罗斯的这样一个话,也是很美。原来我们还看父母武汉大学的校徽,我还心里想,我将来也要考武汉大学,可这些东西也都不见了

 

我也是忽然想起来以前呢,我小的时候啊,我们家里还给我请了个奶妈。他这孩子呢,快两岁了,人说那个奶可能也没有多少营养,我爸爸说那时候饿的哇哇哭啊,连糖水都不喝,我妈妈呢,在山东工作嗯,我妈妈说我也吃了,妈妈的奶的嗯,但是有一次什么饭做糊了,我妈妈吃了糊饭,可能以后奶就少了,那个奶妈对我还挺好,以前也还照了一些老照片都找不着了。我妹说奶妈是个老实人。呢,我生我儿子的时候满月,奶妈的女儿抱着他,儿子还来了,他还吃了一把地才华的那个花,正好是农历三月三,弟弟才华煮鸡蛋吧,再就是有那个保姆,牛伯伯对我也挺好的。我还记得刘博带我上街还买的那个红色的羽毛扇子,把我带到他们家那个乡下的家里去了呢,刘波也没有孩子。嗯。我嗯,刘伯伯,他后来我在水院工作的时候,有次去买菜,还碰到刘伯伯啦,真是太巧了,他刘波在随身所一个人加科学家里帮忙,刘波呢,到我家里来,他说他也老了,带不动孩子的不然的话可以帮我带儿子,我和我爸妈还到水生说他那个人加你,还去看了刘勃勃的。他说是他们家里怎么还来了亲戚啊,九个人吃饭呐,她还要养了,有好几只猫子啊,我爸爸说他还蛮辛苦。以前刘波也说说,那个奶妈阿说,就是我爸爸为了给他加强营养啊,让奶有营养阿,还给他买的排骨猪蹄子,那个奶妈也不会做,说他把猪蹄子炖了这一头再去囤另外一头阿,刘伯伯这个奶妈对刘伯伯说,伯伯呀,几好吃哦,他说他一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些东西。以前我和奶妈还有这个牛伯伯都照着有一些黑白的老照片,家里的可能也有几百上千多少张的一大包的老照片都不见了,原来在我爸爸那个小樟木箱子里面放着的,还有我妈妈攒了300斤,全国粮票也都不见了,还有一些东西,像是家里的传家宝,我们以前经常看父母的老照片啊

 

我还保留这阿友忠富邦老师啊,以前给我爸爸写写的信,那个信件还保留这,在还有那以前武大中文系的币换50人,她呢。呢,以前就是过年的时候必换五啊,在作文现代文学史上还提到他的,就是以前过年的时候必荒芜了,给我父亲汇款汇点儿款,然后附言留着那个条,说的是给孩子买点糖果吃这样的这个汇款单的那个附言呢,我爸爸还保留这呢,也还在我梯子里。嗯。就是,真是,这也是语音输入的。另外呢嗯就是80年代我上大学的时候,阿黄卓教授就是要辣他的,从他的博士生金城教授。代代给我父亲一本13斤,就是他阿丁成教授在柜员那,这个我宿舍啊,找着我阿托代购,然后这个书里面。孙子有要唠呢阿捡了一个报纸,上面用毛笔还写了一个,便条儿他写的是深受音,就是胖瘦的瘦。要这个条子啊,我也还留着,在这个13斤书也留着的,在书柜里也还要找,其实我也想着说能够在编一本书啊,到后来发表了几十篇论文,还过去的老照片,还有这些很有意义的,这些资料都能够收编进去就好了,但实在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可怎么办呢?想着过去的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就是有很多嗯,有遗憾的人无能为力的事情。嗯

 

我忽然想到呢,在上个世纪60年代,我30岁吧,有一次有一天呢,那是下午傍晚黄昏的时候啊,我父亲带我到孝感火车站,说送送阿向守志那个像将军喝那个张琳书记先伉俪。呃当时呢呃我父亲买的那个站台票就是那个时候火车站有客有站台票我在那个台阶婆婆那里玩然后就有一对那个部队的军用吉普车部队的车子开过来了我爸爸说来了后来就进站到里面去然后那个呃火车上呢呃呃站台上很安静没有人就是像将军和张琳书记呢站在站台上我爸爸就走过去嗯打招呼阿张书记他就说你们怎么来了我爸爸说送送你们啊可能当时是不是像将军阿要到西安还是到其他的地方去去认命吧然后下乡去呢,就嘱咐他的手,手下呀,要用作用车,把我们送回去,不对的车把我们送回去,后来我爸爸就抱着我坐在那个部队的军用吉普车上,车子给我们送到了孝感学院,我妈说在那个院子操场那里,我妈说就在这里下车就停在这儿,当时像将军,他是在孝感空降军部队的军长,但是叫7250,后来嗯,叫15军。15军,那这个像将军后来是调到南京军区去了司令员,然后张琳书记呢,它原来是在孝感学院任党委书记,也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我还做了这个部队的军用吉普车。后来我也还做过省长的皇冠车,以前我爸爸的学生呢,在孝感市的副市长,我爸爸走的时候,告别仪式的副市长也来了,我想着那个时候我儿子彭玉嗯满月了,回武汉的时候也是我爸爸找他的学生,那地区的人呢,阿派的有一辆黑轿车就培育做这个黑轿车,回武汉的那个时候还那么小宝宝

 

宗馥邦陈美兰见康利尔两次的水果湖我家。来看望我父亲。给我父亲献花。钟老师颈椎做了手术,走路不是很方便,但他还一步一个台阶的上到我们家四楼来看我父亲。他们两口子在楼道碰到了我楼上的夏主任,夏庭长向庭长认出了陈美兰,她们还打个招呼讲讲话。他们贤伉俪还是很平易近人,很难得。嗯

 

我儿子原来在湖北日报当记者,在省博物馆对面

 

别人整她!

 

我妈妈上了两个大学。我妈妈中原大学毕业以后分在中南教育部。在现在。江汉路中心百货大楼那里,他们住旋宫饭店。周末跳舞。舞会。江边散步。妈妈热爱文学。备考一个月。考上了武大中文系。他不愿整别人,别人见他。妈妈是团支部书记。命运改变了

 

人生除死无大事。

 

后来读了武大的在职硕士研究生

 

我这个面前的平安扣的玉是九八年去西安读在职研究生。从西安带回来的蓝田玉。当时去报考上了西北大学的在职现代文学硕士,学位在读,去报道,西安缺水,冬天又没暖气,又想家,我就回来了。那是第一次去西安,还去了大雁塔

 

我和我妈妈儿子去新疆的时候,还去拉国境线,在国境界碑照了相。是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境线,对面就是国外。可以放眼远望。还去了新疆的草原,还有图瓦人部落,他们的房子木屋子

 

我笨笨的,不聪明,只是有点悟性,较刻苦努力!

 

以前,我父亲经常从孝感学院图书馆借一摞一摞的书给我们看。我小学的时候就看了很多大部头的长篇小说。训练了我的语感

 

我的写作能力也得益于看的这些书。选读了中文系可能也与此有关。

 

小学的时候爸爸就让我上街去买菜,当时买菜从孝感学院到街上要走好远,好远走来回,我们上学,小学初中高中都是要走好远,来回一天走四趟。小学爸爸去农场,妈妈在山东。还没调回来的时候。也自己学着做饭。我还带着弟弟。有一次说有没有炉做饭差点把屋子烧了。爸爸就没让我们自己做了,让我们到食堂去打饭。后来妈妈调回来了。妈妈现在孝感车站附近的教高中。来回有八里路,晚上妈妈下了自习走好远,回到家我和弟弟都睡着了,门也拴着了,妈妈怎么喊也喊不醒我们,好不容易才把我们喊醒开门。妈妈为了。学习检查比赛也是通宵的背书,妈妈总是考第一,妈妈还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妈妈供我上大学。省吃俭用。妈妈的棉袄,里子都成了一缕一缕的线

 

妈妈的同事张凤英掀开妈妈的棉袄,衣服让我看,张凤英对我说,疏影啊,你要记住,你妈妈供你上大学不容易,我都记得这话妈妈吃苦了!

 

孙奎上大学也去做家教,勤工俭学,孙葵能干,孙葵还获奖,我上大学也获得了奖学金

 

我在职读研究生也很辛苦,我一个人要上课,上班带儿子还要。复习备考,读研究生。我骑着自行车带儿子去听研究生的课。考试研究生。有一次周末,我考试完了。下着大暴雨,我骑车回来,连人带车摔在水坑里

 

父母都是老大,父母都照顾他们家的弟弟妹妹。我还有外婆在

 

以前父母虽然是老师,但是工资也不算是很高,爸爸的工资可能有七八十块,妈妈的工资不知道是多少,可能和爸爸差不多。到他们快退休的时候,妈妈的工资略高一点,比爸爸略高一点。他们要养活我们两个孩子也是很不容易的。孙葵,读高中的时候。打球,鞋底磨穿了一个洞,没有钱买。他剪一个旧球鞋底垫着鞋底打球!

 

妈妈省吃俭用,每个月给我50块钱,我上大学的时候同学说那是巨款,他们全额奖助学金是17块,五多的也只有20多块,我傻,我没有申请助学金,他们说我申请了,可能也不会批准,那倒不一定。嗯。有可能会批准。不想多说。当时有的同学家里是万元户,都有助学金,有的同学嗯,家里条件比我好的,也有助学金。全年级18个女生,只有三个女生,没有助学金,我就是其中之一。我也不懂得钱,不知道妈妈那么辛苦,省吃俭用供我上大学很不容易

 

我是1998年评的副教授。我34岁的时候评的副教授。评副教授。评了副教授以后12年才能够当副教授最高级,就是副教授五级!副教授可以当博导!我是硕士研究生导师,评的资格。

 

我一个人,一个弱女子。体弱多病。我还一个人。养大了儿子。剩下这么大的家业。把儿子培养出来,大学毕业,成家立业。我也评了职称升职加薪。都是靠平时啊,勤勤恳恳的工作。有了事业,升职加薪,就名利双收啦

 

我和弟弟是跟着我父亲长大的,说是我父亲带我们培养我们。以前的往事,历历也是有很多的故事。想写。只能慢慢来呀。但愿能够再出本书,少点遗憾,了却一桩心愿

 

有时候我在学校研究生答辩要搞一天,父亲中午一个人在家请钟点工做饭,钟点工做了就走了,中午我也不放心父亲,我还打得赶回来看看父亲,我爸爸还说你还回来了,他也感到惊讶。下午又赶去研究生答辩

 

我父亲给我们做了一辈子饭,我妈妈给我们做衣服,男耕女织,牛郎织女。

 

父亲后来在同济医院住院,有一次意思说是他肠穿孔要手术,父亲也说她身体虚弱,不能手术,后来父亲的医生朋友也是说没有发烧就没穿孔,不要手术,后来没手术,还奇迹般的好了。从那以后,父亲就吃半流食。菜都要切碎我给父亲。做了半年至少半年的饭,早饭午饭晚饭都是我做各样菜切碎煮烂,做一餐饭得个把小时,这样我做了半年实在累的不行了,赶快请了一个钟点工来给父亲做一餐午饭

 

爸爸经常给我们从汉口四季美打包汤包,回孝感吃

 

我一个人把儿子带大也很不容易啊。儿子十岁。就是单亲家庭,我又当爹又当妈,我还要上课,有科研,还要在职读研究生,那个时候骑自行车还带着儿子去听研究生的课,自己还有有时候一天上五六节课,站着讲一口水都不喝,晚上还要带儿子,父母生病住院也是我到医院去照顾。天天跑医院,早出晚归,买菜做饭送到医院去啊,这边呢,还要上课,还要带研究生,还有写论文,还有课题,还要出书,我的工作要求也很高。有时候爸爸妈妈同时住院,我给他们一个人在医院里都是给爸妈送饭,然后我有时候拿着上课的包打得给父母送饭,再接着赶到教室去上课。都是很不容易的

 

这个是真的,钟乳石那要涨多少亿万年才能长这么大呢?很珍贵的要保留折啊,儿子也要把它保留折啊。传承

 

我家阳台上的地雷花。还有我爸爸以前从湖南宁远九嶷山紫霞洞背回来的钟乳石。地雷花养了好几年了,以前一般是一年一种下肢那么重的,这个养了好几年,他还一直活着,但是没怎么开花,今年开花呢,这是祥瑞呀

 

我也是忽然想起来以前呢,我小的时候啊,我们家里还给我请了个奶妈。他这孩子呢,快两岁了,人说那个奶可能也没有多少营养,我爸爸说那时候饿的哇哇哭啊,连糖水都不喝,我妈妈呢,在山东工作嗯,我妈妈说我也吃了,妈妈的奶的嗯,但是有一次什么饭做糊了,我妈妈吃了糊饭,可能以后奶就少了,那个奶妈对我还挺好,以前也还照了一些老照片都找不着了。我妹说奶妈是个老实人。呢,我生我儿子的时候满月,奶妈的女儿抱着他,儿子还来了,他还吃了一把地才华的那个花,正好是农历三月三,弟弟才华煮鸡蛋吧,再就是有那个保姆,牛伯伯对我也挺好的。我还记得刘博带我上街还买的那个红色的羽毛扇子,把我带到他们家那个乡下的家里去了呢,刘波也没有孩子。嗯。我嗯,刘伯伯,他后来我在水院工作的时候,有次去买菜,还碰到刘伯伯啦,真是太巧了,他刘波在随身所一个人加科学家里帮忙,刘波呢,到我家里来,他说他也老了,带不动孩子的不然的话可以帮我带儿子,我和我爸妈还到水生说他那个人加你,还去看了刘勃勃的。他说是他们家里怎么还来了亲戚啊,九个人吃饭呐,她还要养了,有好几只猫子啊,我爸爸说他还蛮辛苦。以前刘波也说说,那个奶妈阿说,就是我爸爸为了给他加强营养啊,让奶有营养阿,还给他买的排骨猪蹄子,那个奶妈也不会做,说他把猪蹄子炖了这一头再去囤另外一头阿,刘伯伯这个奶妈对刘伯伯说,伯伯呀,几好吃哦,他说他一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些东西。以前我和奶妈还有这个牛伯伯都照着有一些黑白的老照片,家里的可能也有几百上千多少张的一大包的老照片都不见了,原来在我爸爸那个小樟木箱子里面放着的,还有我妈妈攒了300斤,全国粮票也都不见了,还有一些东西,像是家里的传家宝,我们以前经常看父母的老照片啊

 

我还保留这阿友忠富邦老师啊,以前给我爸爸写写的信,那个信件还保留这,在还有那以前武大中文系的币换50人,她呢。呢,以前就是过年的时候必换五啊,在作文现代文学史上还提到他的,就是以前过年的时候必荒芜了,给我父亲汇款汇点儿款,然后附言留着那个条,说的是给孩子买点糖果吃这样的这个汇款单的那个附言呢,我爸爸还保留这呢,也还在我梯子里。嗯。就是,真是,这也是语音输入的。另外呢嗯就是80年代我上大学的时候,阿黄卓教授就是要辣他的,从他的博士生金城教授。代代给我父亲一本13斤,就是他阿丁成教授在柜员那,这个我宿舍啊,找着我阿托代购,然后这个书里面。孙子有要唠呢阿捡了一个报纸,上面用毛笔还写了一个,便条儿他写的是深受音,就是胖瘦的瘦。要这个条子啊,我也还留着,在这个13斤书也留着的,在书柜里也还要找,其实我也想着说能够在编一本书啊,到后来发表了几十篇论文,还过去的老照片,还有这些很有意义的,这些资料都能够收编进去就好了,但实在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可怎么办呢?想着过去的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就是有很多嗯,有遗憾的人无能为力的事情。嗯

 

开源节流,量入为出,每个月除了生活费,必须的开销都要多少都要存下一点钱,极少成多,集腋成裘,客观长期积累。儿子和小魏媳妇都要在工作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都要争取升职加薪,踏实肯干。要在一个地方扎下根来,专心致志,一心一意的这样子,好好干事业,就能够升职加薪,名利双收,过上好日子,孝顺父母,回报社会

 

我忽然想到呢,在上个世纪60年代,我30岁吧,有一次有一天呢,那是下午傍晚黄昏的时候啊,我父亲带我到孝感火车站,说送送阿向守志那个像将军喝那个张琳书记先伉俪。呃当时呢呃我父亲买的那个站台票就是那个时候火车站有客有站台票我在那个台阶婆婆那里玩然后就有一对那个部队的军用吉普车部队的车子开过来了我爸爸说来了后来就进站到里面去然后那个呃火车上呢呃呃站台上很安静没有人就是像将军和张琳书记呢站在站台上我爸爸就走过去嗯打招呼阿张书记他就说你们怎么来了我爸爸说送送你们啊可能当时是不是像将军阿要到西安还是到其他的地方去去认命吧然后下乡去呢,就嘱咐他的手,手下呀,要用作用车,把我们送回去,不对的车把我们送回去,后来我爸爸就抱着我坐在那个部队的军用吉普车上,车子给我们送到了孝感学院,我妈说在那个院子操场那里,我妈说就在这里下车就停在这儿,当时像将军,他是在孝感空降军部队的军长,但是叫7250,后来嗯,叫15军。15军,那这个像将军后来是调到南京军区去了司令员,然后张琳书记呢,它原来是在孝感学院任党委书记,也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我还做了这个部队的军用吉普车。后来我也还做过省长的皇冠车,以前我爸爸的学生呢,在孝感市的副市长,我爸爸走的时候,告别仪式的副市长也来了,我想着那个时候我儿子彭玉嗯满月了,回武汉的时候也是我爸爸找他的学生,那地区的人呢,阿派的有一辆黑轿车就培育做这个黑轿车,回武汉的那个时候还那么小宝宝

 

我忽然想到呢,在上个世纪60年代,我30岁吧,有一次有一天呢,那是下午傍晚黄昏的时候啊,我父亲带我到孝感火车站,说送送阿向守志那个像将军喝那个张琳书记先伉俪。呃当时呢呃我父亲买的那个站台票就是那个时候火车站有客有站台票我在那个台阶婆婆那里玩然后就有一对那个部队的军用吉普车部队的车子开过来了我爸爸说来了后来就进站到里面去然后那个呃火车上呢呃呃站台上很安静没有人就是像将军和张琳书记呢站在站台上我爸爸就走过去嗯打招呼阿张书记他就说你们怎么来了我爸爸说送送你们啊可能当时是不是像将军阿要到西安还是到其他的地方去去认命吧然后下乡去呢,就嘱咐他的手,手下呀,要用作用车,把我们送回去,不对的车把我们送回去,后来我爸爸就抱着我坐在那个部队的军用吉普车上,车子给我们送到了孝感学院,我妈说在那个院子操场那里,我妈说就在这里下车就停在这儿,当时像将军,他是在孝感空降军部队的军长,但是叫7250,后来嗯,叫15军。15军,那这个像将军后来是调到南京军区去了司令员,然后张琳书记呢,它原来是在孝感学院任党委书记,也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我还做了这个部队的军用吉普车。后来我也还做过省长的皇冠车,以前我爸爸的学生呢,在孝感市的副市长,我爸爸走的时候,告别仪式的副市长也来了,我想着那个时候我儿子彭玉嗯满月了,回武汉的时候也是我爸爸找他的学生,那地区的人呢,阿派的有一辆黑轿车就培育做这个黑轿车,回武汉的那个时候还那么小宝宝

 

宗馥邦陈美兰见康利尔两次的水果湖我家。来看望我父亲。给我父亲献花。钟老师颈椎做了手术,走路不是很方便,但他还一步一个台阶的上到我们家四楼来看我父亲。他们两口子在楼道碰到了我楼上的夏主任,夏庭长向庭长认出了陈美兰,她们还打个招呼讲讲话。他们贤伉俪还是很平易近人,很难得。嗯

 

要有大智慧,不能有小聪明,做人要厚道,先学做人,后学做事,成人成材

 

我小时候,晚上睡觉前,我父亲坐在床上给我讲古希腊的神话故事。到现在我还印象很深。

 

有一次,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得了肺炎,在孝感市中心医院住院。父亲从外地赶回来照顾我,蒸的白米饭,吃榨菜。爸爸说,榨菜用开水泡了的,不咸,很淡。我印象很深。当时我还在爸爸的同事张老师家住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也觉得全身无力。躺在床上。张阿姨问我想不想吃炒鸡蛋,我心里想。弱弱的点点头。阿姨炒了鸡蛋我含在嘴里也咽不下去,觉得是苦的,就赶快将我送到医院去,结果是肺炎。爸爸当时在外地带学生开门办学吧,爸爸也赶回来照顾我。真是很不容易呀。

 

昨天晚上做梦梦见我妈妈了。我妈妈在丽江骑三轮车带着我,车上还有好多衣服。也有许多游客挤坐在妈妈的三轮车上,妈妈骑三轮车。游客把我们的伞也打着,后来拿走了。我后来清理那车子。我不让别人坐,说这是我们家的私人的车。我后来骑着车,带着妈妈。我还觉得这个车真好啊

 

当时也没有想着带我妈妈一起去新疆开会,带妈妈去新疆旅游!

后来2010年吧,我们文学院组织去新疆或者是内蒙旅游,两条线路选一个。我问於可训老师,他说新疆好玩,他都去过。我想我妈妈和儿子没去过新疆,我就带妈妈和儿子又去了一趟新疆,这一次去了喀纳斯。儿子也很高兴,妈妈也开心,还去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国境边防线,在国境界碑前照了相,也见到了大草原。妈妈和儿子自费一个人五千元,去国境线边自费,妈妈给我们出的费用。有人说这个费用可去趟新马泰了!喀纳斯游住了别墅!2OOO年我出差海南岛学习培训带十岁儿子也住了别墅,十岁儿子在海南亚龙湾给我拍照得很好!去海南还有辽宁的漂亮的女老师带儿子,我们一起说三位母亲拍照了!

在海南观看一场演出时,那个女老师的相机不见了!她找到游园场的老乡帮她将相机找回来了!

 

在新疆我们还见到了图瓦人房舍住宅区。

 

冰心,冰心的散文好,冰心散文三大主题,自然童心,母爱!一片冰心在玉壶!

冰心高寿90多!

 

大概是2007年,我和我们院一个女老师一起出差去新疆乌鲁木齐开国际会议,我妈妈送我到汉口火车站上车。我就点了榨菜炒肉,一起吃的饭。我对榨菜的印象很深,都是因为我爸爸从小给我的这个味道。

 

我还记得我在新村,就是孝感学院的一个住宅区,叫新村那个张老师家住的时候,他们家的孩子养了鸽子,咕咕的叫。张老师回来翻看我的作业本儿,都是打得鸿沟都是对的,张老师还表扬我。他们家也有一个姐姐

 

老奶奶不简单!点赞!

用进废退是生命维持健康的一个基本规律。很多长寿老人都坚持生活自理,甚至到了九十多高龄,只要自己能动的就不麻烦别人。这是一条宝贵的经验。

 

应该学会自律,不要熬夜。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宽心,宽容,包容。还有啊,就是简单生活。不要太累。学习100多岁的周有光。他说他不立足,不过廉洁,不过生日,不要太累

 

读书,就要读好书,读经典;坏书,那种误人子弟的书,不如不读。在海量信息扑面而来,文字垃圾堆积如山的当下,识别良莠,多读经典,是比读书本身更重要的事情。

 

父母以前觉得我们出身不好,但是尽量在物质生活上跟我们条件好一点,让我们有比较美好的回忆。我记得父亲是这样说过的

 

我以前过年父母也都是给我们穿新衣服

 

我父母总是给我过生日,我还记得。小学四年级那年过生日。我父亲专门从武汉给我买的新衣服穿。还有武汉的叶叔叔送给我红色的羊毛背心

 

想念父母,父母对我们好,父母也有能力对我们好。弟弟,多保重

 

山东荷泽也是牡丹之乡!你妈工作过的地方!

 

我妈妈是河南新蔡县人。

 

余秀华,作为一个残疾人,一个村妇,能够有这样的生活热情,有激情,还是挺难得,也有才华,热爱生活,这一点还是令人敬佩。张海迪也令人敬佩

 

我大概四五岁的时候,我爸爸在孝感的党校,也是经常上学习班。我当时,晚上一个人到那个他们住的大房子里面去。摸黑到父亲的床上,一个人躺在里面,年幼无知也不知道害怕,后来听爸爸说,那是一个教堂。在党校的时候,我还在方大荣校长家住了一个星期。他们家的老太太嘴里叼着烟。用热毛巾沾盆子里的热水给我擦脸,我觉得很烫,老太太还说,孩耶。也有很深的印象。他们家请的一个18岁的女孩带儿子方力,那个女孩也经常欺负我。

几年前,方大荣校长80多岁走了,我也托我弟弟转给他家人500元。表示哀悼心意。

 

我在孝感。生儿子彭煜坐月子满月的时候,我奶妈的女儿抱着她的儿子来了,正是春天,她还扯了一把荠菜花。我也不知道奶妈姓什么。但是以前有和奶妈的黑白照片,我印象很深。同学也是孝感学院的丁克勤她的妈妈说,我这个奶妈长得很清秀的!

 

我读初中时,奶妈来孝感学院家里看我,满眼都是慈爱!我妈妈说奶妈是个好人!父亲让我骑自行车到街上歺馆买了菜回家来款待奶妈。

1986年分配工作到水院任教师,工作二年结婚,后来有了儿子。有一次我买菜碰到了保姆刘伯伯!她在旁边的水生所一个科学家家里帮忙,刘伯伯来我家里坐坐,她说她带不动孩子了,不然帮我带儿子!我,父母,还去水生所看望了刘伯伯,那人家里喂有九只波斯猫,还有几口人,又来客人,我父亲说刘伯伯那很辛苦。

 

刘伯伯的老公早年去世了,她无子女,她有侄子亲戚在孝感市。我父亲说原想给她养老送终的,后来我有了弟弟孙葵,刘伯伯带我俩,要求加了工资!煮了带壳鸡蛋,弟弟吃蛋黄,我吃蛋白!记得刘伯伯说每天早上去食堂买一角钱的瘦肉给我做汽水肉。我比弟弟大四五岁。刘伯伯对我很好,记得上街碰到了卖扇子的,她给我买了红羽毛扇!发大水,刘伯伯带我到她乡下亲戚家,园子里摘黄瓜,我赤脚摔跤了裤子上都是泥巴。

 

那年发大水的时候,我还记得刘伯伯带我到她乡下的亲戚家里。他家里有个亲戚挑着担子,两只箩筐,一头挑着缝纫机,一头箩筐里坐着我和另外一个小孩儿,我还看着箩筐外面好深的水,当时也不觉得害怕。就看到那个挑担子人的肩膀,绳子晃晃悠悠的

 

还记得牛伯伯带我到他家去的时候。嗯。走到一个地方,像是一股小溪,我很高兴地奔过去,牛伯伯一把拉住我,脱了鞋袜,把我背过去了

 

在孝感学院,住在八大家的时候,有一幢房子可以住八户人家,也有内走廊,很好的。有一次煤炉子上烧了开水。他们说水开了,水开了我就跑过去拿,结果呢,锅翻了,把我的脚也烫伤了,烫起了好多水泡。牛伯伯就说,叫你别动,叫你别动。其实他也没有说。后来送到医院去。还好,没有留下什么伤痕

 

原来孝感的7250部队的军人,现在叫15军,他们当时也在孝感学院搞训练。经常叠伞,他们是空降军部队。有一次,他们做卫生大扫除。有一个士兵清理一堆小砖头、石头,将石头从这边扔到那边去,我们一群小孩儿在那儿玩儿,有些小孩儿趁着他扔砖头的空隙就跑过去了。我有点犹豫,也胆小害怕,犹犹豫豫的,然后跑过去。正好一个小砖头就打到我的眼角下了,鲜血直流。解放军战士把我抱到那个楼上医务室,许多战士都围过来,给我清理了伤口,包扎了,还给我苹果吃。在一个脸盆里洗手,水也变红了,我还说,谢谢解放军叔叔。他们都笑了。后来回家就躺着,刘伯伯还说,叫你别跑。其实他也没说这个话。幸运没什么印痕。

 

刘伯伯的亲戚在孝感市的街上。有一次,父亲带我上街,父亲在理发店理发,我就在门口玩,就碰到了刘伯伯的亲戚,几个姐姐。他们说你怎么在这里玩呢?他们认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他们就把我抱起来,我看到地上有一头很大的白术。后来,父亲发现我不见了,非常着急,去公安局报案,别人说,现在拐小孩子少啊。后来,父亲回到孝感学院家里,发现我坐在床上,原来是刘伯伯的亲戚把我给抱走了,虚惊了一场

 

孝感学院有个老师姓为,她的女儿叫魏华,他们家有一排书架,上面的书架上也摸着不。有一次,我和父母我在卫华家玩,我也把书把头埋在他们家的书架里。我还印象很深。妈妈以前还经常说,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

 

在孝感党校的时候,有一个叫红霞的女孩也经常打我。我父亲说,你对他说毛主席说的,要文斗,不要武斗。也没有什么用。后来,我考上了孝感高中,自身重点高中。教我们外语的代课老师,我发现这是海霞的妈妈。他教的也不怎么好

 

有一年,那个时候我可能才两岁多。就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可能是六六年吧。就是在搞武斗,在孝感学院的操场上,篮球场上。一圈的学生趴在地上,朝外拿枪瞄准。他们说,五斗有一个女学生被打死了。黄昏的时候,刘伯伯牵着我去看。我印象还很深,在孝感学院的一个院墙边,一个角落的院墙边,夕阳西下。有一个桌子蒙着一个浅蓝色的桌布,上面放着棺材。那个女学生的母亲来了,母亲哭,我的儿,那个妈妈还拿这把梳子。后来说把那个学生就安葬在那里了。香港学院那个墙转角那个地方。后来不队的

 

孝感学院那个墙角,那个地方后来有一个小土堆,像一座小山,可能是不对的人在那里做着什么公式,也有一些防空的隧道。小土堆高出院墙,我们还经常爬上去眺望校园外。广阔的田野

 

7250后来教师武军他们在孝感火车站附近有一个飞机场。我们小学的时候也组织我们去参观过,从孝感学院后面田园小路也可以走到,大约有八里路。飞机场晚上有探照灯,照得如白昼,平时也经常有训练的飞机轰隆隆的响,绕城飞一圈。我印象很深的就是黄昏的时候,飞机在飞起降落那个声音。我就觉得好像妈妈从山东回来了一样,有一年妈妈从山东回来了。晴天,阳光灿烂,我们小孩在玩沙子,筛沙子,妈妈在家里操持家务,飞机在天上飞,飞机飞过的影子从我们旁边掠过。那时觉得好幸福啊,妈妈回来了。以前爸爸也经常说,妈妈回来了,我好高兴啊,好幸福啊。爸爸买的干带鱼。记在那个栅栏的墙上,说,等妈妈回来吃吗?买了吗红膏系在绳子上,挂在房梁上,防老鼠。也说等妈妈回来吃。家里一个很精美的小木桶养了一条柴鱼,清水养的,后来那个鱼瘦的只剩下一个头了,身体都瘦下去了,也有很深的印象。有一年过年,爸爸用一张大白纸剪一个很大的筐子,爸爸说,爸爸妈妈,嗯,弟弟和我都框进去了。爸爸很聪明,很能干,会变魔术

 

后来我父母也负担不了刘伯伯的工资啦,还有吃住。就把我弟弟送到河南我家家家里去了。我家家也是一个独生女,家家家里也是大地主,说是田八顷。还有两个舅舅,但是解放后他们也遭罪,但是我家家会给小孩儿看病,会针灸,所以大家对他也都还很好,我二舅也跟着家家学了一些医术。

 

我们以前小学的时候也经常要填表。嗯,说家里,我家里的成分是地主,我就很不高兴,为什么别人都是贫下中农,我是地主呢?那个时候很想家庭出身。田外婆的名字我爸爸知道,他姓周,爸爸可能也不太知道他本来的名字,爸爸就说田州耿氏。我想着我的外公姓耿,外婆姓周,爸爸就给它取名为周耿是吧?我的外婆也长得很好看,我有三个姨妈,都长得像外婆,都长得很好看。我妈妈可能更像我外公一些,我妈妈说她有三个姑姥,就是三个姑姑都很长寿。有的有一个孤老,96岁。还有两个古老,也是90多岁。我的外公也走的比较早,我没有见到过。我80年代的时候回过河南老家一次,见到过外婆,也很慈祥,她叫我吃菜,专门给我杀了鸡做的菜,我也没有见到我的爷爷奶奶,他们在50年代就都走了。我爷爷家里也说是地主啊,是小关那解放后扫地出门,我奶奶也很贤惠。但是后来我爷爷找了小老婆,我奶奶在家里带着三个儿子,也吃了不少苦

我外公耿焕章

我外婆邹耿氏

我爷爷孙谷芳

我奶奶何兰英

我二姨耿玉珊

我三姨耿玉良

我小姨耿新民

我大舅耿亚民

我二舅耿德民

 

那个时候交通通讯都不太方便,联系靠写信,交通也车船都不变。我们家的亲戚,嗯,我爷爷家老家在湖北蕲村,我妈妈家在河南新蔡县。嗯,我的二姨在长春,二姨二姨夫都是离休干部,三姨是老师,小姨夫是木材公司的经理,小姨的儿女也都很有出息,小姨的大而姊姊在北京,部队里团级干部,自己家里条件也不错,千万富翁,还开了一家。嗯,豆浆大王。嗯

 

我弟弟孙葵在河南外公外婆家里,外公外婆,嗯,舅舅们都很疼他。直到孙葵可能四五岁,父亲才把他接回孝感家里来。

 

我还记得弟弟回从河南老家回来的时候,穿着一件黑色的比较长的棉袍,嗯,也说的有一口河南话,叫我俺姐,俺姐姐,然后弟弟,嗯,那个从袖子里伸出雪白的细长的手啊,牵着我的手。

弟弟看小人书,他也很想写字,在那个书上画着一个一个的圈圈。到底是手足情深,嗯,见到弟弟还是很亲切。

 

弟弟也很聪明,然后有一次不小心把有一个碗打了,弟弟哭着害怕的说,你怎么不管着我?你怎么不管着我?

 

记得在孝感学院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爸爸在学习班里经常是学习呀,还整那妈妈在山东,就是刘伯伯带着我。爸爸说,有时候刘波抱折我远远的看一看的,招人呵斥。刘伯伯想让我爸爸看看我心里好受一些。爸爸的同事李志龙是领导干部,他说,我爸爸把我捧在手里,爸爸也是很疼爱我的

 

我出生的时候,我爸爸差不多39岁了,那爸爸也是很珍爱我

 

我还记得我弟弟出生以后出院吗?爸爸拖着一个木板车,妈妈躺在车上用被子蒙着。蒙着头走到半路上,弟弟哭了,爸爸停下车,妈妈用被子把弟弟都果果好,我在旁边跟着走,还用网兜装的盆子奶瓶什么的。后来订牛奶,我还帮着去给弟弟拿牛奶

 

后来我也给弟弟摇摇篮,但是一搞我又给摇翻了,把地都摔在地上了,哎呀,我也是不懂事啊。再后来大一点小学的时候。父亲到了农场,妈妈呢,上班也很,也是在好不容易从山东调回来,现在巴中,在孝感火车站那里,晚上妈妈还上晚自习,好远,我也带着弟弟。经常把家里收拾好了,去外面水管子那里,水龙头接了水,哎,锁上门,带弟弟到丁恪勤家里玩儿。丁克勤的妈妈很慈祥,她身体不好,但他们家姊妹都和丁克芹的姐姐、哥哥一起打扑克牌,印象还很深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大概两岁多。那个时候孝感学院的,嗯,给爸爸分的房子,爸爸在前面,大学校大门旁边有一个袋内走廊的房子,爸爸有一间屋子。我是不是有有三四岁啦,爸爸就启蒙教我写字,我记得有一天晚上,周末吧,是星期六,爸爸让我在格子里面,格子的本子上写台湾的弯子,新疆的将至。因为笔画多,我经常就写出格。爸爸很失望的说,这,这。我心里想着外面是不是很热闹啊,我就想出去玩,后来爸爸就不让我写了,让我出去玩儿,结果我到外面呢,一个人也没有,有那个路灯下,昏黄的路灯下,有一些夏天的飞虫在那里飞,还有一种叫土嘎子的虫和飞蛾,我就觉得好失望啊,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外面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热闹,那么好玩

 

爸爸后来带着我住在学校大门前面的内一间房子里。刘伯伯,带我弟弟吧,有一次。一一个晚上打雷了。爸爸,是不是出去上厕所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突然一声响雷把蚊帐一边的竹竿整落下来了,我吓的哇哇的哭。隔壁房间的礼仪叔叔,他们叫他李福子,他的爱人在武汉。李叔叔就跑过来把我抱到他家里去了。后来爸爸回来,见我不在,爸爸就大声喊我。我想做声。李叔叔叫我不要做声不做声。就没有做声,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呢,我又回到爸爸的房间里了

 

有一次是初中的时候吧,放学我和丁恪勤从孝感的二附小,现在的实验小学放学回到孝感学院来,那时上学都是要走好远,我们走到半路上,就是在7250他们那个部队旁边就有那个护水沟。那个天呢,也是雾蒙蒙的。有一只小喜鹊掉到水沟里了,那个大喜倔呢,很大声音的惊叫,在那里飞。我们看到了,就跑回家拿来竹竿,把那个消息却捞起来了,但是我们把小喜鹊很喜欢,就放在家里,可是那个大喜鹊就一直跟着飞,而且大喜鹊很凄厉很厉害的狂叫,还像我们家的窗户浮充,别人都问怎么啦,我们也很害怕,赶快把小喜鹊给放了

 

以前初中和高中我们学校都有农场,我们也经常到农场去劳动。初中的时候,嗯,我也经常和孝感中心学院的朱秀月一起。经常是我在孝感学院借了木板车,还借着箢箕,挑土啊,挖土啊,运输啊,插秧啊。我们还经常被评为先进优秀。在孝感高中,有一次也是说要劳动三天才发成绩单,才放假,我们还插秧,晒得身上都脱皮起水疱了。大家拉着绳子吹哨子,就按着绳子插秧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搞舞动,大概我只有两岁多。爸爸说住在猪圈儿里,也是。爸爸分了一间房子,在,学校大门那边。牛伯伯带着我住在学校后边的一个养猪场,一个猪圈旁边的一间房子里。有一天晚上。牛伯伯就喊我。然后我就听到外面说是架着机关枪架在这个墙上打枪,那个墙上的土都被整得簌簌地往下掉。牛伯伯喊我呢,这样子可以给他壮胆。我孩子小,不懂事,根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我还记得住在猪圈里的时候,牛伯伯给我穿毛衣,我觉得那个毛衣扎人,我不爱穿。也还有旁边蔬菜大队的人喊牛伯伯,有时候刘波把家里的椅子从墙上第一个出去,那边的人第一个蔬菜的什么刮进来。妈妈也是说这个刘波有时候把家里我的衣服啊,帽子啊,很多东西都拿给他亲戚了

 

就在做卷儿的时候,有一年我妈妈从山东回来了,妈妈给我带回来了,有一个小铜锣,妈妈把小铜锣在前面敲一敲,就背着手在后面敲一敲,我就前后的脚,觉得好神奇呀,那你把小铜锣递给我,我也敲一敲,然后猪圈旁边有一个小池塘,我就出去把铜锣扔到清水里了,小铜锣一下就不见了,我想再去捞,可就捞不起来了。我当时真是不懂事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要把它扔到清水里

 

我们家住在八大家的时候,有一次下雪。好深的血压,可能有一米多深,人们挖了有一个雪倒勾可以走路。有一次爸爸还背着一个老师从那个雪地里回来,我还心里想,为什么爸爸,他,他不被爸爸呢?那个老师好像他们说叫郭子辉,后来在党校挨整的时候,他也不坚强,就跳进自尽了,很可惜他还有两儿一女,就被送回老家去了,他的孩子就造爷了,所以我们应该坚强,要坚持,挺过来就好了。也没有想到今天有这样的好日子啊

住在八大家的时候,我父亲也定了一些民间文学的刊物。上面有一些图片也很好看,我印象深的还有越剧的演员的演那个18相送啊,梁山伯与祝英台这样的一些封面剧照放在屉子里。有一个叫何涛的女生,她比我大一些,他父亲是画画的美术老师,何涛就经常让我把家里的这些书拿出去给他看。他也不还给我。有时候我们小孩儿还捡的鹅卵石就是敲敲打打呢,在暗处鹅卵石都会发光。核桃还叫我摘着,学校的枇杷用手绢包着,说可以熟,结果手绢也被老鼠咬了。学校那个时候有很多桃树,桃花开了灿烂,也有石榴树,还有桃胶,上面怕蚂蚁。还有一个小房子,可以是打井水的,很多人在那里挑水。旁边一排树,上面落满了灰喜鹊,吱吱喳喳地叫。有一次我觉得好近啊,我想用扫帚去够打他们,他们也蹦蹦跳跳的,也够不着。印象很深。刘涛还给我有一种小马老师,小的红马老师,我以前还放在那个红色的圆的铁盒子里的,也不见了

 

我初中毕业的时候考中专也是考的,试一试,并没有想真的去,结果考去了,我考取了武汉铁路机械学校的护士班,录取通知书也来了。我当时还报了空军学校的护士班,心里想,如果空军学校的录取了,我就去。但由于我的出身不好,家庭出身不好,空军的没有录我。这个武汉铁路机械学校的护士班录取了我来了通知,当时我才14岁。我父亲有些犹豫,问道,孝感学院的医生,别人说都不想让自己的子女做护士,太辛苦。我妈妈觉得我太小,要我读高中,考大学,妈妈也一直希望我能够学一。后来我就没有去。何涛让我把录取通知书给他。但我想他拿了也没有用核桃,后来到北京去了。他画画,画的很好,展览获奖。他在北京工作,他的孩子上蓝天幼儿园吧。我后来考上了省重点高中孝感高中。但是我的理科呢,也学不好,我的物理、数学还可以,有一年春节我做物理作业,一年寒假我做物理作业。那天。心特别平静,思维很清晰,做到了晚上12点,把那些题目都迎刃而解了,作业本儿也特别的干净整洁,我自己也感到惊奇。后来我还是学文科,比较擅长一些我的作文,在孝感高中作文竞赛中,我获得了第一名,还奖给我的一本成语故事的书,封面盖了章,还题写了字,奖给第一名。后来有语文竞赛,我又得了第二名吧。我们那个教导主任邱主任德高望重。大家都很尊敬他,邱主任还特别给我做了工作。让我要上台去领奖啊,不要因为考了第二名就不去啊。我本来没觉得,他这样一说还提醒了我,后来颁奖我就没有上台去领第二名的奖,反而觉得不好了。现在我觉得真是不懂事啊

 

我的记忆力不算好,就是有点儿悟性,有时候我自己想的要死记硬背啊,要背书啊,药剂有好多条儿,我就把每一条记住一个字,这样把每一个字连起来记住,想到每一个字的时候就想到每一条,这是我想的一种记忆的办法

 

你没法说感谢。文思泉涌,以前写了基本随笔心得,现在也没有气力去写作了。只能口述记录下来。不然就会闪念,稍纵即逝了

 

每个人有他所经历的。每个人也有他所感受的。都要及时记录下来。有时候言为心声,但是有时候也很难感同身受。换位思考,也只能尽量的去体会。去理解

 

我妈妈70岁生日的时候,我给妈妈买了一个金戒指,在中南商业大楼买的。妈妈80岁生日的时候,我给妈妈买了一个周大福的金手镯,妈妈觉得那种细手镯她不喜欢,她可能喜欢那种宽的手镯吧。后来父亲晚年躺在床上,我也给父亲买了一个周大福的金戒指,父亲也没有带。现在这些都成了纪念品了,感恩,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

 

30多岁的时候,让父亲在中南商业大楼给我买了一个天然蓝宝石的戒指。当时680元,后来也都涨价了吧。那时我老公。很穷,条件不好,清水衙门。工资也不高,还要养儿子,也没有让老公给我买。父亲疼爱我,宠爱我。现在想的我也真傻,这应该让老公买呀

 

老公以前就给我买了一对金耳钉。我1999年到清华大学出差的时候,住在清华大学招待所,结果不知怎么地,耳钉还掉了一个,现在就还有这一个耳钉,至今还保留着

 

老公以前出差到深圳,给我买了一条珍珠项链。嗯

 

后来我自己买了两个金手镯,也还有翡翠的戒指、钻戒,还有父亲给我买了金手链。还有我买的金手珠的手串儿等等等等,以及金的胸针,还有金钥匙,哎呀,许多的首饰,好女不穿嫁时衣,我现在也有条件买这些了,但是现在。人到中年退休了,也不想带这些了,以前我妈妈说我买的这些没有用,我现在想的也是的,没有什么用。不过,每一个阶段有每一个阶段的爱好,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心情,每个阶段都是美好的吧。年轻的时候,稍微年轻一点儿的时候,还是喜欢这些的。以前身才好。也没有什么条件,市场上也没有什么。美观的衣服,现在有条件了,身材也变样了,还是要及时行乐呀。及时享受生活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老公在武大读全日制的研究生,他住在武大的丰源。我住在水院,上班带儿子。那时交通不方便,通讯也很不方便,也没有手机。有一个公用电话也很难打。就处于两地分居状态了。周末老公才回来。我妈妈帮我带了三年儿子。妈妈每个月还给我90元生活费。儿子的穿用都包了,妈妈贴近了三年工资。妈妈还是离休的老师。这种分居的状态,我要上班,还要带儿子。平时也都是我自己也很辛苦。慢慢的身体也搞垮了

 

那个时候也没有房子,只有一间18平方米的房子,在走廊里烧火做饭。宽西施在走廊另一头铝卫生间还要下楼。有一次。我在走廊做饭,儿子在家里,不小心风吹,把门跨上了。把儿子关在家里了,我也没有带钥匙,儿子在里面哭,我就赶着跑去武大枫园找老公把钥匙拿回来,把门打开,那耽误了好长时间,那想让儿子也哭了好久,赵爷当时也没想到老公跑得快,让他拿钥匙回家来开门哪

 

可以共患难,不能安共安乐

 

那个时候比较穷困。老公读研究生也没有工资,我一个人的工资。怀孕啦,怀这儿子,我父母每月给我50元订牛奶,我还给老公喝一杯,先想着应该顾着儿子,不应该给他喝呀。现在吃的比怀孕的时候吃的还要好。那个时候真是艰难,先想着也很对不起儿子。心疼儿子

 

我给我父亲出书《岁月遗痕》,花了三四万

 

我父亲的记忆力很强,被人们称为活字典。父亲聪明能干。父亲是教授,也是孝感市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孝感市的副市长陈坚也是父亲的学生。父亲走了,告别仪式。副市长陈坚也来参加啦,送别我父亲。父亲是教授,但是父亲也会修自行车,也会做木工活儿,给我们家里还打了碗柜、小饭桌

 

还记得父亲说,问路问老头儿,劈柴劈小头儿。以前家里还要自己去买,没回来捏煤球儿。我也咧过煤球。有一次买了一车煤,拖回家上一个小坡,我和妈妈都用力推。爸爸拉着车,妈妈说用力,我的印象还很深

 

父亲说,走路不怕慢,就怕站,干活儿也是不怕慢,就怕不干,慢慢干就能够干完干好。慢工出细活。

 

杨叔父亲在人民医院病床上看到了,父亲双手拿着样书,看着封面的结婚证,父亲很平静。心里应该是高兴的吧?也算值得欣慰,当时我也是催出版社。样书寄来了,父亲看到了

 

父亲以前喜欢看电视,冰山上的来客,父亲喜欢过五四青年节。听说我父亲鹤发童颜,也是很年轻的状态,心态号永保童心

 

我小时候去山东菏泽妈妈工作的学校,他们女同事还找到了资料,蝉的蛹还没出壳的成在煤油灯上烤了烤,给我吃了,长了,现在青岛还有

 

我上次去石家庄,孟玉梅还带我出席了一场婚礼,我也出了一点礼金

 

以前妈妈说爸爸到河南妈妈家去的时候,嗯,家家杀了一只兔子招待爸爸。妈妈说,医生叫他吃兔子,吃草鱼。以前妈妈还养过一只白兔,后来别人脸那个兔子跑,兔子吓的心都跑碎了

 

我妈妈娴静,气质好,为人好,厚道大方。妈妈自己节俭,对人慷慨大方

 

别人说我妈妈是个好人,我儿子的姑妈说我妈妈很有点好。我妈妈带我儿子。小时候,我妈妈带我儿子在学校打预防针。打预防针的谢医生是校长的夫人。谢医生。后来还专门问我,我妈妈是干什么的,做什么的。我说我妈妈是中学老师,我也没想到说我妈妈是离休干部,我妈妈以前大学的时候是团支部书记,妈妈24岁就到桂林搞土改,妈妈很能干的。妈妈在山东教高中课,教得很好,别的老师都接不上。妈妈深受学生的爱戴。有的女学生走几十里地,从家里带来一瓶酱油。有的带了两个鸡蛋,由着自己手勾的罚金送给我。我妈妈后来调到另一所高中去,女学生都拉着我妈的手哭,舍不得

 

曾世竹教授,大连的,他参加过抗美援朝的。他是我妈妈武汉大学时的同学,他说我妈妈是团支部书记,他是组织委员。他觉得我妈妈是正直、高大、善良的形象,很敬佩我妈妈。我妈妈晚年重病,曾教授还写了诗赞扬我妈妈。曾教授我后来一直和他有微信联系,现在也音讯全无了,曾教授可能就像一只星星消失在宇宙中了。曾教授叔叔,走好,上天堂,安息早点往生。好人一生平安!

 

大学同学,石家庄的孟玉梅,我和她一起坐火车卧铺到他老家沧州。以前对沧州印象深,记得是林冲发配的地方,沧州有牵连的铁牛。在沧州,梦云没带我出席了一场婚礼。我也给了一点礼金表示心意,享受了美食和氛围,喜庆

 

我父亲勤劳,聪明能干,工作干的好,家务颜料里是奶爸。我和弟弟主要是跟着我爸爸长大的,我爸爸还操心我们姐弟的学习,把我们都培养上了重点大学。爸爸给我们做了一辈子饭。爸爸炖的汤很清很鲜,爸爸做的炒面很倔。妈妈给我们做了一辈子衣服。妈妈80岁的时候,还用手工给我缝制了绵绸裙子。妈妈包的饺子,一觉妈妈做的手擀面千层饼,很好吃。我妈妈从来没有打过我们。但是妈妈批评说我们的时候,我真是想用针线把妈妈的嘴缝上,我很不懂事啊

 

我父亲总是鼓励我们,而且父亲总是很乐观、充满。有些事情当时做不到,父亲就说以后再给你买,以后再给你做,让我们充满了希望和乐观。母亲呢?她是能干,母亲还是有一点悲观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4270492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