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教师专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师专访

我的导师是“慈母”

作者:江玲燕 文章来源:QQ星空 点击次数:522 次   更新时间:2016-8-9 文章录入:珍珠鸟

我的导师是“慈母”

江玲燕 语文教学论硕士


2002年桂花飘香之际,我以优异成绩考入华中师大文学院基地班。四年后,又被幸运保研,我与导师“吴妈妈”的情缘由此开始。相识十年来,点点滴滴,太多太多的事情难以忘怀。每每回想起她的好,脑海中总会不自觉地首先浮现出以下画面——

那是2007年十一期间,大概下午六点,我和室友正在学校附近的小商店闲逛,商店里嘈杂的音乐充斥着我的耳朵,把我与外界隔离开来,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突然下意识的,我拿出包里的摩托罗拉手机,小小的黑白屏幕上显示着“吴老师”三个字,我嘴里叨念着:“完了,完了!导师的电话没接到!这会儿打电话肯定有急事。”于是,我拉起室友,逃离小商店,来到一个还算安静的位置,回拨了过去——原来,导师问我校对书稿的事情,还邀我和同门一起吃晚饭。我朝室友嘻嘻一笑,说道:“现在,我要‘抛弃’你啦!”说罢,我就飞奔至寝室拿书稿。

拿着书稿,我在约定地点文学院门口,见到了熟悉而亲切的导师、同门和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士。导师见人到齐了,就带着我们一起来到“桂香园”点了几道美味菜肴,我和同门边吃边和导师轻松闲聊,其间,那位陌生男士起身跟我们各自倒了一杯茶水……眼看一顿饭快要结束,导师突然很神秘地要我们互留电话号码,说以后在武汉多个朋友,也好有个照应。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和陌生男士交换电话号码,但转念一想,和导师熟识的肯定不是坏人,于是就互留了号码。

此后,这位陌生男士时不时通过短信和电话表示想请我吃饭,我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实在推不掉了,就拉上室友给我壮胆。接触多了,我觉得这位男士比较忠厚,说话直来直去,不会转弯抹角,没有什么鬼心眼,对他的印象也越来越好。在正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之前,我心里没有底,就很自然地想到导师,给她打个了电话。电话那头,她耐心地给我讲述了男方的家庭情况,帮我分析了各种利弊,就像一个母亲帮助自己的女儿解决情感上的困惑一样,让我特别感动,心里感到有股暖流涌过。挂了电话,我就下定决心,与这位“精品”男士确定关系。

谈恋爱期间,男女朋友之间难免有小摩擦,什么已经约定好的事情男方突然变来变去,什么女朋友逛街脚磨破了男方也不知心疼……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人心里不愉快,现在想来真的十分可笑。这期间,我由于找工作而住在导师家里(下文还会提到),她都看在眼里,却没有批评我小心眼,而是以过来人的身份,以一个长辈的身份,适时地告诉男方如何正确地化解问题,当起了我们之间的“润滑剂”。

再后来,我们结婚的时候,由于双方家相隔较远,我妈妈身患重病,全靠爸爸苦心照料,因此他们无法参加我的婚礼。为了不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出嫁,爸妈提议,能否请导师一家出面,以我父母的身份参加婚礼,弥补这份缺憾。我爸说:“吴老师为人热情,平日对你又好,又有身份地位,再合适不过了。他们要是能代替我们参加婚礼,我和你妈心里都好受多了。你看能不能跟他们提提?”我把这事跟导师一说,她立马就爽快地答应了。我爸妈知道后,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我结婚那天,导师夫妻二人精心打扮了一番,高雅而庄重,显得特别有精气神儿,有了他们的陪伴,我在男方家里总算是有了依靠,有了底气,不至于形单影只。敬茶的时候,我跟老公发自内心地喊了声:“爸爸!妈妈!”只见他们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高兴得就跟自己亲女儿出嫁一样,还塞给我一个大大的红包当作贺礼。

说起来,我和导师一家的感情特别深厚,还有一个原因,就像前文提到的那样,我曾在导师家里住了小半年。当时,因为某种原因,我刚从一个只待了几个月的学校辞职。辞职后,因为要在武汉找工作,没有地方住,我就打电话问导师有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以提供给我租住。没想到,她说让我不要着急租房子,直接住她家就行了,还安排我住在她女儿的房间里。原本,由于我辞掉工作后没有落脚之地,爸妈特别担心我一个女孩子在武汉的安全问题,不太愿意让我继续留在武汉,极力劝我回老家找工作;直到得知我可以住在导师家里,他们才由担心转为放心,才同意我继续留在武汉找工作。

这期间,由于吃住都在导师家里,我就时常买点小菜,花钱很少,但总是受到她的“批评”,认为我暂时困难,吃得也不多,不要过于见外。有一次,我特意跑到大超市买了几条黄颡鱼,想给干爹、干妈补补身体,他们那顿饭吃得特别香甜,心里美滋滋的。事情过了好久,他们还几次提起吃黄颡鱼的事情,觉得特别高兴。他们总是把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牢牢记在心里,总是想着“孩子们”对他们的好,过滤掉“孩子们”带给他们的麻烦。那段时间,我发现干爹每天爱喝茶叶,就每天早上烧好新鲜水,为他泡好茶水,以便他起来后很快就可以喝到不烫嘴的茶。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后来却被干爹屡屡开心地提起,好像我做了多大贡献似的。作为“回报”,干爹有次竟亲自下厨,为我煮了一碗虾仁面,面的味道自然是一流,更重要的是,让我在异乡品尝到了“家”的味道。

对于我找工作一事,他们也是非常上心,得知我已进入某出版集团面试环节,他们积极为我出谋划策,为我加油打气,最终我不孚他们的期望,顺利通过了面试。

如今,我在工作上因表现突出,已被提为中层管理人员;在生活上,夫妻间历经几年磨合,也算和谐美满。所有这一切,都与我在武汉的“双亲”密不可分。都说好人有好报,我在心里默默祈祷二老永远健康、幸福!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709836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